书家文学 > 游走武侠世界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突如其来
    又过了几天,天空洋洋洒洒的飘落大雪,王含章受了伤,让人裁制了一身暖和的鹿皮袄,穿戴整齐后,和富贵人家的贵公子别无二致。

      萧峰笑了他一阵,看着雪花忽的想起了阿朱和儿子萧昊,出来有一段时间,她们过的怎么样,有没有麻烦。

      思念开了头,便难以阻止,一发不可收拾。

      王含章看的明白,他想了想,和萧峰说:“大哥,阿朱姐独自在家带孩子,难免挂怀。我这里没甚事情,你回去吧。”

      萧峰道:“不成,天山童姥武功深不可测,你一人怕不是对手,我在这里也可帮个手。

      阿朱他们,让你的商队稍封信去,她明白的。”

      王含章笑道:“大哥,我岂是那莽撞之人。童姥不可匹敌,我自不会去找她,等养好伤,我便差人送封信到灵鹫宫,今次的事也就这样了。

      可惜,可惜,一番行事为她人做了嫁衣裳。”

      他说着摇头叹了口气,似乎是感叹自己傻。

      萧峰哈哈一笑,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大丈夫行事难免不足,一次失误就当买了个教训,日后再作周全就是了。”

      王含章点点头,又振作起来。

      想他如今不及弱冠,不出意外,以后的年岁还有几十上百年,行将踏错之事还会有许多,该早早调整心绪才好。

      萧峰听了王含章的打算,便动身离去,先去了铜川的王家商铺,跟着那里去关外的商队一起上路。

      他武功高强,自己一人也无甚害怕,只是独自上路难免不周全,风餐露宿条件艰苦,不如随商队同行,彼此多有照拂。

      商队的管事得了王含章的吩咐,拉了满满两车的衣食玩具随行,全是送给萧峰一家的。

      萧峰一路上竟半点不知,只当是商队在外交易的货物,等到了自家门口,他才知道三弟送了这么多的东西。

      他再三推辞,却不如管事能说会道,最终还是推辞不过,收了下来。

      阿朱看着满满一屋子的东西,随手拿起一个拨浪鼓给儿子玩,说道:“阿弟有心了,知道关外牧马放羊潇洒,却物件短缺,送了这么多实用的东西过来。”

      萧峰看着来回跑动不停的儿子,轻轻揽住阿朱肩膀,说道:“让你受委屈了,你若是想念中原的生活,咱们明年便搬回去,去和三弟做个邻居,还能不时看望岳父岳母。”

      阿朱笑推了他一把,嗔道:“我不过是感谢阿弟,哪里就想回去中原了。说实话,在中原这么多年,各种糟烂事见得多了,倒觉得不如关外安逸自在。

      这里民风淳朴,交往起来也不多费心,再舒服不过了。”

      萧峰笑道:“那咱们就在这里住着,永远也不分开。”

      阿朱对视着那一双满含柔情的眼眸,温柔的点点头,柔声道:“嗯,永远不分开。”

      两人正深情对视,不妨一个小不点扑到两人腿上,一张和萧峰七分相象的小脸扬起,虎头虎脑的道:“爹爹,娘亲,你们在,说什么?”

      孩子刚两岁多,说话还不利落,几个字几个字的往外蹦,可爱非常。

      暧昧的气氛被打断,萧峰和阿朱却半点不恼,对视一眼,皆不自觉的一笑。

      萧峰弯腰一把将萧昊抱起来,带着胡茬的嘴狠狠亲了他一下,“乖儿子,爹和你娘在说你王舅舅呢!”

      王含章当日来关外见他们一家,为这个称呼闹了一阵。

      从阿朱来说,他是阿朱同父异母的弟弟,叫舅舅自无不妥。

      而从萧峰这边来论,两人是结拜兄弟,在古代,这样的关系基本和亲生兄弟一样了,所以,萧昊喊三叔也可以。

      三个大人纠结了许久,不知该选哪个好。

      最后还是王含章想了个主意,将“舅舅”和“叔叔”分别写在两张纸上,小娃娃选哪个便是哪个。

      最后,萧昊选了“舅舅”,阿朱还得意的瞥了萧峰一眼。

      王含章到来时,萧昊还只是怀里的小娃娃,哪里记得谁是谁,他好奇的转着眼睛问:“王舅舅?他是谁?”

      阿朱指指地上的东西,“这些都是你王舅舅送来的,他可疼爱你了呢!你喜不喜欢他?”

      萧昊“啪啪”的拍着巴掌,叫道:“喜欢,喜欢。”

      萧峰笑着胡噜了一把他的头,笑骂道:“这小子……”

      他话没说完,身子猛然朝旁边一缩,一块石头嗖的飞了过去,嘭的将前面的箱笼击穿。。

      如若不是他躲闪及时,打中的可就是他的后心,后果可想而知。

      萧峰面色含怒,猛然间又听到接连的破风声,他连忙拉着阿朱,抱着萧昊,往屋外窜去。

      方一出门,一道凌厉的掌风破空劈来。

      萧峰左手抱着萧昊,右手往后一甩,将阿朱扔向身后,握掌为拳,猛然轰出。

      仓促间,萧峰只来得及运足一半的功力,砰的倒退三步。

      阿朱扶住他,伸手接过萧昊,稍次一步站在萧峰旁边。

      萧昊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到,顿时嚎啕大哭。

      阿朱安慰几下见不起作用,狠下心来点了他的睡穴,让他睡了过去。

      再看出手之人,他一身黑袍,头脸都被黑布蒙住,只露出一双眼睛,精光闪闪,完全认不得是何人。

      萧峰双手紧握,咔嚓嚓一阵爆豆声响,压抑着即将爆发的怒气,厉声喝道:“你是谁?敢来偷袭我!”

      黑衣人意味莫名的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阿朱听得是一个苍老的男人,她朗声道:“阁下既然到此,便该知道我夫妻二人身份吧。”

      黑衣人道:“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阿朱目光微闪,说道:“既知我们身份,还敢到此,看来‘北乔峰’的名号不大顶用,阁下信心十足啊!”

      然后低声对萧峰道:“此人武功定不可小觑,你小心。”

      萧峰没回头,喝道:“阁下武功如何,就让我来领教领教!”

      说罢,伴随着若有若无的龙吟,萧峰一招‘双龙取水’直拍黑衣人头、胸两处要害。

      黑衣人哗的一甩布袍,一股劲风四散,自己飞身后退。

      显然他也知道降龙十八掌的厉害,不敢硬接。

      萧峰右掌掌心微凹,绝强的吸力爆发而出。

      黑衣人身形一滞,竟隐隐前扑,他反应迅速,使个千斤坠的法门,嘭的一声,双脚陷入泥土一半。

      萧峰趁此机会已欺身而上,拍出的双掌已避无可避。

      黑衣人双手探出,以诡异的角度绕过双掌,十指狠辣的向萧峰前手臂抓去。

      萧峰双臂一震,双手青筋毕露,内力在掌间吞吐,横切出去。

      黑衣人纵身直起,躲过这招,又以凌厉的指法点向萧峰双臂穴道。

      黑衣人身法高明,不与萧峰正面相撞,出手狠辣非常,招招直击要害,一时间二人僵持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