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文学 > 我见太太多妩媚 > 第183章 放手
    云芜就看了顾恒宇一眼,然后又扭头问徐医生:“徐医生,我现在能进去看看我小舅吗?”

    徐医生点点头:“可以。”

    “辛苦你们了。”

    徐医生和护士都离开后,云芜坐到了宋雁北床边,拿起他的手贴在自己脸颊上,声线哽咽:“小舅,你知道你刚才快把我吓死了吗?”

    宋雁北手背冰凉,没有给云芜一点反应,但呼吸机滴滴响着的声音却让云芜分外安心。

    顾恒宇沉默地走到云芜身后,揽着她的肩膀,让她靠在自己身上。

    云芜挣开他,拿下宋雁北的手,往他的手背哈气,搓热了才重新将他掖进被子里,她看着宋雁北苍白的脸哑声说:“刚才医院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真以为我小舅不行了,我来医院的路上,脑子一片空白,心里就想着如果我小舅真的……我该怎么办?”

    顾恒宇安抚地手摸摸她的脸,抿唇没有说话。

    “有时候我真恨把他害成这样的人,可我又不敢做什么,因为我怕他们再对我小舅不利,我现谁的责任都不想追究,只要我小舅能够好起来,可若我小舅有个三长两短,那我可能会杀了他们。”云芜声音颤抖着,但语气的阴鸷却让顾恒宇有些胆颤心惊。

    他不得不相信,如果宋雁北出了事,云芜真会走上一条不归路。

    “云儿,你听我说。”顾恒宇俯身看着她,眼底有些晦涩,“你小舅不会有事,别说这种傻话,就算真要报仇,也不应该是由你动手,你小舅出事因为我因为顾家而起,就算要做什么也应该由我来做。”

    云芜阖眸沉默片刻后,睁开眼时眼底已经慢慢恢复冷静,她淡漠地看向顾恒宇:“你来做什么?”

    顾恒宇本来想说因为想她,因为看到萧朗和她在一起嫉妒得发狂,才千方百计从冀城脱身来找她,可此刻在宋雁北的病房里,他一句话都说不来,叹了口气后,他说:“我就是来看看你。”

    “那现在也看完了吧?你走吧!”云芜的声音依旧冷漠,“你很清楚,我小舅是被人害的,否则他出事的那段时间酒店的监控不会那么巧就黑屏,顾恒宇,我不怪你,可只要看着我小舅因为我非要和你在一起的缘故被人害成这样,我就原谅不了我自己。”

    “顾恒宇,你不要再来找我了,过去就让它过去吧!”

    顾恒宇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眼底浓墨翻滚,最后慢慢沉寂下来:“我今天就是来看看你,之后我会有好一阵子抽不开身,你照顾好自己。”

    云芜回头看着宋雁北没有说话。

    顾恒宇低头看了她侧脸良久,半月不见,云芜的脸清减了不少,看起来更加干练利落,但他还是更喜欢她之前脸上有肉的样子,撒娇笑的时候带着孩子气。

    “宋氏的项目你放心交给顾氏,刘柒一定会尽全力给你做好。”顾恒宇低头亲了亲她的发顶,看着云芜说,“云儿,我爱你。但如果你觉得我的爱给你带来了负担,我愿意放手。萧家后院不太平,你如果真的跟萧朗在一起,恐怕会吃苦。你小舅之前给你介绍的那个庄彧就挺好,我查过了,庄家家境简单,不会有勾心斗角得事,你小舅之前大概也是看中了这点才极力撮合你……”

    “我的事不用你管。”云芜冷声打断他的话,“顾恒宇,你不是我的小舅,我想和谁在一起,又不想和谁在一起,你都管不着。”

    顾恒宇苦涩笑笑,心想自己是管得太宽了,充其量他也只是个和云芜有过婚约的前男友而已。他深深地看了云芜一眼,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病房。

    顾恒宇离开的脚步声一声一声仿佛踏在云芜心上,很痛,但她却始终没有回头,等脚步声远去后,云芜原本绷紧的脊背瞬间垮了下来,她把头轻轻靠在宋雁北胸膛,听着她小舅胸腔里传来的微弱心跳,自言自语:“小舅,我也爱他。”

    可是如果爱他要赌上你的性命,那么我宁愿这一辈子孤独终老。

    顾恒宇出了医院就直接回了冀城顾家。许昂和叶苓早就回了纽约,顾安正陪老爷子喝茶聊天,两人看到他吃了一惊,顾老率先开口:“你不好好在医院呆着,跑回家干嘛?”

    老爷子经历过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切肤之痛,听到顾恒宇住院,就担心坏了,勒令一定要让他再医院休养几天,没想到这才一天而已,顾恒宇就出院了。

    顾恒宇朝顾安颔了颔首后,才对顾老说:“爷爷我有事情跟你说。”

    这天下午,顾恒宇不知道和顾老说了什么,顾老在书房大发雷霆后,就罚顾恒宇去佛堂跪了一夜,顾安去劝了好几回,他也没有回去睡觉。第二天一早,顾恒宇从佛堂出来后,早饭都没吃就离开了顾家,直接去了顾氏。

    从那天开始,顾氏内部两股势力的争斗越发明显,隐有剑拔弩张的趋势。

    云芜并没有关注这些事,时间走进四月份,S市已经是暖春,树木新芽顶掉旧叶长得郁郁葱葱,一片鸟语花香。

    云非坐在宋家院子花架下的藤椅上吃葡萄,一边吐葡糖皮一边说:“姐,苏卿这次算是彻底凉了,她年纪也不小了,这次人设崩塌,就算再在娱乐圈扑腾,也扑腾不出来什么大火花,而且我听说她那个姓冯的金主最近和顾恒宇斗得正历害,根本就没有时间管她。”

    云芜听到顾恒宇的名字,撒种子的动作顿了一下,她皱眉看了眼土上的葡萄皮,不悦回头看向她:“家里是没垃圾桶?”

    云非被云芜一盯就怂,咬着葡萄皮,乖乖去抱垃圾桶了。云非抱着垃圾桶出来,就看到院子门口站了个人,正招呼着她去开门,她撅着嘴走过去,说:“你怎么又来了?”

    萧朗抬手敲了下她的脑袋:“你姐都没说什么,你意见这么大?”

    云芜听见动静抬头,看到萧朗和云非并肩走了过来,已经见怪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