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文学 > 修仙从磕头开始 > 第394章:见故人
    何为破军?剑出无悔,一往无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那剑上的淋漓血迹好似在昭告着剑主一身的风光伟迹!

    方世玉微微颤声道:“它死了吗?”

    苍无道:“不知道,未来的事情谁知道呢?这是一把好剑,与我的炮还有太昊的大棒都加入了同一种物质。”

    “什么物质?”方世玉问道。

    苍无:“一种可以在时空中肆意驰骋的物质,这种物质来自于彼岸。”

    方世玉心头一阵:“传说中的彼岸?话说,那彼岸到底在哪儿?另一片时空?另一个混沌大宇宙?”

    苍无笑道:“彼岸自古有之,师傅他们追寻的即是彼岸,但却从未有人见过真正的彼岸。”

    “那这些彼岸之物又从何而来?”

    苍无道:“从时光长河中飘来的。当然,此时光长河非彼时光长河。那是真正的时光长河,它贯穿了这一片混沌宇宙,此河非超脱不可入,而非是星空万界那条长河,道境就能在其中栖息。”

    方世玉有些迷糊:“什么意思?”

    苍无笑道:“到时候你就明白了,去边疆,那里可以看到真正时光场合的投影。怎么,拿到剑不准备试一试?”

    方世玉笑道:“请师兄指教。”

    苍无负手而立,主动飞到虚空中,他们飞得极远,怕的就是干扰到了神遗之地。

    虚空之中,方世玉手持破军剑,苍无肩扛一杆大炮。

    二人放开手脚真正打了一次。

    这一战,方世玉竭尽全力,而苍无表现的却是游刃有余。

    战罢,方世玉浑身是伤,不过在运转神力后,伤口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

    “师兄,你如今是何境界?”

    苍无笑道:“尚未超脱!”

    却是不作过多言语。

    “我也知道你不是超脱,但超脱以下究竟还有几等?”

    苍无道:“我姑且算神君以上,半步超脱未满。”

    方世玉道:“我如今也算是有七转之力,只是我很好奇,九转之后,难道不能继续提升道力?”

    苍无摇头道:“确实不能,当你掌握九道之力后,冥冥之中的规则就强加于你身上,要么你不再上境,要么你成为半步超脱。”

    方世玉道:“谁建立的规则?”

    苍无:“谁知道呢?也许是某个人,也许是混沌宇宙的固有规则。”

    方世玉:“那如何成为半步超脱?”

    苍无笑道:“等你到了九转之力就明白了,行了,如今剑也试了,那便回去吧,还有人在等你。”

    方世玉一顿,有人等我?是谁?方世玉脑海中一一闪过故人的身影。

    苍无率先飞向神遗之地,方世玉紧随其后。

    只是,当他们回到蛮荒时空时,一条天路却为他们铺在脚下,这是一条有各色各样的花朵铺就的天路。

    苍无笑道:“看来,是花神在欢迎你,这么多年了,唯有你才有这等待遇。”

    “花神?”

    方世玉低头看向脚下由鲜花铺就的天路,此刻,一朵九转金莲飞到了他的脚下,将他载起。

    苍无却是挥了挥手,向一处大星瞬移而去。

    “去吧,花神等你好久了!”

    苍无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跟随着九转金莲,方世玉穿破了重重空间,大约一炷香后,他来到了一处虚空中漂着的陨石处。这陨石呈现椭圆形,方世玉定睛一看,却发现内部自有乾坤。

    紧接着,方世玉看到,陨石裂开了一处口子,一队环肥燕瘦的花女飞出,对于如今的方世玉来说,他自然一眼就能看出这些花女的本体。

    这是一朵朵莲花,有含苞待放的,有露出黄蕊的,还有出水芙蓉的......一众花女秋波暗送,更有一红衣女子飞上前来口称公子。

    “方公子,花神冕下等候久矣,还请公子随我等进去。”

    方世玉点了点头,却是随着一众花女飞进了陨石之中。

    但越过狭长的黑暗甬道后,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花海,在花海中央有一个小湖,湖中有船,也有衣衫薄凉的花女在水中嬉戏。

    那红衣花女道:“公子还请沐浴宽衣,花神稍后就来。”

    方世玉有些尴尬地看了一眼四周,他道:“可以不洗吗?”

    红衣花女媚笑道:“公子你说呢?”

    方世玉露出一个尴尬而又不是礼貌的微笑,最终在一众花女的盛情簇拥下,来到了湖中。

    方世玉道:“那啥,你们先回避吧,你们这样看着我怪不好意思的。”

    “公子莫要害羞,我等都是这里的花花草草,难不成公子沐浴还怕花花草草见着?花神冕下说,公子一路走来,神体劳顿,这百花池正好为公子洗体解乏。”

    “那你们家花神何时来?”方世玉问道。

     “该来的时候自然来!”

    方世玉一阵无语,最终他还是合衣洗体,事实上,在方世玉落入湖中的一瞬间,他就知道,这湖水不一般,他这身体早已被归墟之主的血肉淬炼得强悍无比。

    一般来说要想更进一步却是千难万难,但当他投入到这百花池中,他却发现一道道芬芳暖流向他流来。这暖流,让他的神体十分舒坦,不知不觉中方世玉闭上双眼开始假寐。

    他已经不知多久没有好生睡过觉了。

    但就在方世玉将睡欲睡时,腰间却是多了双滑溜小手,小手解开了他的衣带。

    一声空灵的声音在方世玉耳边呢喃:“洗这百花池,岂能不空乏其身!”

    方世玉下意识一躲,却是转头看向只着亵衣的花神。

    她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美艳不可方物,花神见方世玉的动作却是幽怨道:“怎么,我是恶鬼?”

     “不不....花神冕下乃是天上地下最美的女神。”

    花神轻启红唇:“那为何不让我靠近你?”

    方世玉有些尴尬地说道:“那啥,我是有家室的人,终归不好。”

    花神咯咯笑道:“几十年不见,你没了当年的勇气。”

    方世玉讪讪道:“花神冕下还是说正事吧。”

    花神一摆罗裙,旋转腾空而起,她再一招手,湖面上却是出现了一艘大船。

    船上,摆上了一桌小席,花神举杯道:“喝酒还是喝茶?”

    方世玉合衣抖身,用神力烘干衣服飞升上船。

    “茶是什么茶?酒又是什么酒?”

    花神莞尔一笑:“花茶,花酒!”

    方世玉道:“那喝茶吧!”

    花神也不多做言语,她拔下头顶上别着的一支玉钗,却是在杯中搅荡记下,又招来远处花瓣上聚集的露水混入杯中。

    “请!”

    方世玉看着花神的迷惑操作,最终却在花神美眸的注目下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清茶入口,却是沁人心脾,舒爽不已。

    方世玉赞叹道:“好茶!”

    花神笑道:“确实是好茶!”

    突然方世玉发现自己的视线开始模糊,他有些难以置信地指着花神。

     “啥意思?这老娘们儿给我下毒!”

    方世玉欲冲天而起,然而花神却是一个近身,香风一甩,方世玉逐渐失去了意识。

    与此同时,花神吹出一口仙气,将方世玉移入船舱中。

    此时,百花湖,百花船,四周百花开始唱起阵阵歌谣,那歌谣似喃喃呓语,又似某种仪式。

    与此同时,天上一条通向混沌的通道被花神打开。

    她罗裳轻皆,喃喃道:“孤阴不存,孤阳不生,轮回又轮回,你还是我心中的盖世大英雄。超脱也好,沉沦也罢,这终极之战后,再不相见....”

    花神俯身在方世玉身上,不久之后,百花湖中百花船微微荡漾。

    百花祈福,混沌大道相连,一道道青紫之气从混沌中被接引而来,青紫之气不断淬炼着方世玉的神体,让他的神体往混沌神体逐渐转变......

      

    千里之外,一双美眸正看着这一切,她喃喃自语:“值得吗?”

    百花湖,湖水荡漾,几经波折后,方世玉悠悠醒来。

    他低头一看,却是欲哭无泪:“我这是被强行那啥了?不对,花神去哪儿了?”

    方世玉举目四望,却只看到一片凋零残花,他捡起那片残花,却瞬间在其手中风化。

    与此同时,小船消失化作一叶荷叶,而方世玉身边却传来百花哭哭啼啼的声音。

    方世玉合衣起身,此时李飘雪已经出现在他面前。

    “师姐...你怎么在这儿?”

    李飘雪一如既往冷若冰霜,她环顾周遭看着百花谷中的百花说道:“莫要辜负花神的期待!”

    方世玉一愣,什么意思?

    但紧接着,他却发现自己体内的大道之花又绽放了几朵,原本道境七转的实力,却是骤然飙升的九转。

    脑海中,一颗界源虚影若隐若现,若是细细一看,定会发现那虚影是一枚孤独的莲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花神呢?”

    李飘雪冷声道:“寂灭了!”

    方世玉有些抓狂,“为什么?”

    他还记得那绝美容颜,那一滴沉沉地眼泪。

    李飘雪道:“哪有这么多为什么。你是应劫之人,她也是,你们都有自己的使命。”

    方世玉颤声道:“不,为什么?她成全了我?她作为炉鼎成全了我?”

    方世玉有些抓狂,他抱着脑袋试图将其中的莲子虚影取出。

    李飘雪冷声道:“你这样,只会让她白白牺牲。”

    方世玉声嘶力竭道:“我不懂,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苍无知道对不对,你也知道对不对?为什么要选择她,我还有很多方法变强,为什么要选择牺牲她?为什么?”

    方世玉捧面痛哭,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他明明只是和花神见过两次而已。

    李飘雪道:“你是应劫之人,她也是。”

    方世玉猛然抬头,瞬间掐着李飘雪的脖子:“去它的应劫之人,我方世玉不需要女人来成全我!”

    李飘雪平淡地说道:“杀了我,如果杀了我能让你平复心情,听一听为什么,那便杀了我。”

    方世玉颤抖着双手:“说,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