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文学 > 我的女朋友是富二代 > 第80章 师兄弟之战
    钱牧等人看着被沙尘淹没的的地方,一时间他们的心提了起来,刚才这爆炸的威力,他们确信以他们的实力绝对是难逃一劫的。

    但他们知道林奕有着各种的底牌,所以他们觉得林奕应该能躲过这致命的一击,毕竟林奕的师傅鹤云飞可是一个传奇的人物,林奕作为他的徒弟估计也差不了那去。

    沙尘散去,只见林奕在爆炸中心单膝跪地,此时的他上衣在这次爆炸中报废了,整个上身都毫无遮掩的露了出来,那肌肉线条均称的身体上挂满大小不一的伤痕,让人看上去触目惊心。

    这时,林奕吐出一口瘀血后,缓缓的站了起来道:“看来你们那个所谓的师傅还真有把我杀之而后快的心啊!竟然无视数千年来的规矩,还真当没人能制衡他么?”

    冷阳感觉到林奕的气息明显弱了许多,于他冷“哼”一声道:“吾师又岂是你可以评论的,受死吧!”

    手拿短剑的冷阳迅速向林奕移动,他的嘴角微微上扬,仿佛已经想到了他师傅赞扬他的那一刻了。

    花月则在他的身后紧紧的跟上。

    而同时,钱牧见冷阳还要出手,便一脸怒气的迎着冷阳而去,口中大喝道:“你们这些世外之人是不是真的把我们当成摆设了?”

    “诸位,丰羽老祖的事我们还是不要插手吧!不然惹怒了他老人家可不好,看在我们数十年的情份,给我们个面子这事你们别插手。”

    这时,钱牧等人的面前出现了三个人将他们的去路给拦住了,而这三个正是司马建国与另外两个未曾露面的天境巅峰。

    他们气定神闲的站于钱牧等人的对面,没半点动手的意思。

    钱牧怒视着司马建国道:“司马建国你跟林奕好歹也是师兄弟一场,何必把事做得如此之绝呢?就不怕遭到报应吗?”

    司马建国放下了他的伪装,愤怒中带些不甘的道:“报应?我从不相信这东西,况且当初鹤云飞那老不死废了我的修为,他又何曾念过师徒一场?林奕把我儿打成重伤时,他又何曾念过师兄弟一场,现在我只要他死。”

    “司马建国,原来这些年来你都记恨着老师,看来当年老师是把你救错了。”

    林奕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只见他气息猛然暴涨,在冷阳与花月的惊慌中迅速的迎了上去。

    “砰,砰……”

    随着两声巨响,冷阳与花月便了无气息的躺在了地上,林奕扫了他们一眼低声道:“温室的花朵还真是经不摧残,连兵不厌诈都不懂。”

    随林奕的声音响起,众人把目光都投向了林奕那边,当他们见到冷阳与花月时,他们的脸都不禁抽了一下,这视觉充冲击实在是太大了。

    而且,他们还真没想到林奕在如此恐怖的爆炸中生存下来,还有如此的战力。

    其实,在冷阳与花月扔出那符箓时,林奕早有发现便心生一计,打出十响的通背拳免强的扛下这爆炸,并装出一副虚弱的样子,要的就是让这些隐藏在暗中的敌人出现,现在他的计谋有效了。

    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冷阳与花月,司马建国惊慌的脸庞上携带着一丝的惊喜道:“林奕你竟然把我义父的两名徒弟给杀了,你注定是活不到明天。”

    林奕冷笑一声道:“是吗?你信不信就算我死,也能拉着你们俩父子陪葬?”

    “那就要看看师弟你有没有这本事了。”

    这时的司马建国显得十分的平静,本来他想借刀杀人的,没想到林奕此时竟想先杀他与他的儿子,这让他无法再隐藏下去了。

    “这三十多年来,你们以为我真的再也没法修炼了吗?林奕能恢复我也能。”

    司马建国说完后,他的气息节节攀升,人境,玄境,地境,天境,直到天境巅峰才停了下来。

    在场的众人感受到这气息后,你看我,我看你的,显然全都不知道这司马建国隐匿了修为,若不是林奕的出现,怕是他们到死也不知道。

    见状,林奕笑了笑,对于司马建国展现的修为他并没有多大的意外,因为当年,他老师鹤云飞在废司马建国时留手了,只废了他的修为,并没像林奕那般把丹田给废去,所以以林奕司马建国的资质,三十年修炼至天境巅峰,这很正常。

    不过林奕还是感叹道:“师兄好手段,竟然在这么多强者面前隐匿修为这么多年,我师弟我佩服啊!”

    司马建国凝视林奕道:“闲话还是少说吧!趁我义父的人没到不如我们过两招?好让我看看师傅看重的弟子到底有何异于常人之处。”

    随后,他对着钱牧众人道:“诸位,这是我们师兄弟之间的切磋,还请你们不要插手。”

    闻言,林奕也点了点头道:“自从我跟老师以来,还真未曾与师兄切磋过,现在有机会我当然不会错过,还请诸位前辈退开些,让我们单独的切磋一翻。”

    钱牧众人脸上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退开了,以林奕与司马建国为中心,围成了一个直径三百米的大圏。

    “师弟请吧!”

    司马建国口中客气的说着,但他双手已经打响了通背拳的第一响的,随之而来的第二响直往林奕的脑门拍去。

    见状,林奕也没作迟疑,双手的肌肉抖动了一下,迅速的出手将司马建国的通背拳给挡下了。

    与此同时,他也连续打出两响通背拳,等到第三响的时候便直接与司马建国对上了,眨眼间两人退了数步。

    “啪,啪,啪……”

    两人用通背拳连续对打了四响,此时他们已经打出了七响的通背拳了,但经人的感觉都像未尽全力一般。

    而在观战的林雄则感概的对一旁的钱牧说道:“我终于明白你刚才为何说你资质愚钝的,现在鹤老的两个弟子一出现,你这六响的通背拳还直什么都不是。”

    闻言,钱牧想反驳,但事实让他感觉到无力,这现实让他所有的想法都变得苍白无力,叹了口气道:“别提这个,你说他们两个谁能赢呢?”

    林雄摇了摇头,他当然是想林奕赢,但现实却不是这样,他说道:“这真不好说,他们师出同门,而且境界相当,对彼此的打法也十分的熟悉,未到最后还真难以说出谁输谁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