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文学 > 本仙在此 > 第三百零二章 化而有灵的金霞剑
    原本蛤蟆还觉着自己挺富,走路带风,到哪都是腰板挺的贼直,可这么一看,他顶多算是一个小康。

    因为已经有人开始出价了,四百万!

    议论纷纷的声音,随之而起,紧接着又有一个声音道:“四百一!”

    “四百二!”

    “四百三!”

    蛤蟆咽了口唾沫,委实觉着嘴里发干,原来是他太小看这个世界上的人了。

    他活的艰难,就以为别人都跟他一样,岂不知人家活的很滋润,

    “四百五!”

    这次出价的人,直接加价二十万,并且听声音好像还是个女的。

    蛤蟆忍不住了,因为这金壶剑确实有些意思,于是开口道:“四百六!”

    会场顿时静了一下,蛤蟆一扬眉,心道:“成了?”

    可片刻的功夫过后,方才那个女的竟然又出价了:“五百!”

    蛤蟆顿时一瞪眼,下身则已经到了顶峰,不由得骂了一句:“你姥姥的!”

    两名低头的侍女则擦了擦嘴,又给蛤蟆的兄弟洗了个澡,贴心的为其按头揉肩,蛤蟆舒服的简直不要不要的,

    而会场之上,好半天再没人出价,阮红玉于是开口道:“五百万灵石第一次!”

    蛤蟆喝了口茶,胸口的气已经顺了不少,而阮红玉则又出声道:“五百万第二次!”

    “五百一!”一个略微苍老的声音,仿佛是嗓子里卡着痰了一样的叫了价。

    而女修的声音这一次没有停顿,直接五百五,蛤蟆倒是乐了,这姐们可以啊!

    而阮红玉喊价三声,再没有人出价,这件金壶剑最终却是落入到了那位神秘的女修的手里。

    蛤蟆本想走出包间看看是哪家的小富婆,心想着来一次美丽的邂逅,毕竟上辈子没能实现傍上富婆的美丽梦想,兴许这辈子能成?

    可等他出来的时候,却瞅到了不少人,都在那仰头张望。

    “格老子的,都和俺一样的想法?”

    再看那个角落,金门四老中的两位,已经亲自登了门,将宝物献上,再换取等价的灵石,那么这次的买卖,便算是成了。

    从始至终,那名神秘非常的女修,始终未曾露面,蛤蟆叹息一声的回到包厢内,一见两位娇嫩的侍女,不禁又露出了笑容。

    重新坐下以后,阮红玉又开始介绍起第二件法宝,却是放在了一件铁木雕花的长盒里。

    众人细细的打量,只见阮红玉将盒盖抽开,里面放置的竟是一柄金色的飞剑。

    蛤蟆一看,不禁就是心下一动,居然又是一件金属性的法宝。

    却听阮红玉声音清脆的介绍道:“金霞剑,中品层次的剑器法宝,内有异灵,金鳞鲛鱼之魂,作为剑灵。”

    金鳞鲛鱼?

    蛤蟆有些意外,而不止是他,在场的众人,也都为之惊讶。

    此鱼乃是是金鳞锦鲤的一脉分之,擅长金行之力,作为金霞剑的剑灵,必然会在威能上对其有所增幅。

    而阮红玉为了更为详细的介绍此剑,手成剑指,对其一点的一个“起!”字出口之时,剑鸣一响,犹如金霞漫天之异象,顿时呈现于会场之内。

    立马引来了一阵赞叹声,而并且这还没完,就在阮红玉指诀一变的同时,一尾金鳞猛然之间便从霞光漫溢里游出。

    其身金鳞细甲,鱼头发红而扁平,就好像一个大金块,背脊挂倒刺,尾部如弯月一样的闪闪发亮。

    摇曳摆动之间,居然能够发出阵阵金属摩擦时才有的响动,不禁让人心生异样,都明白那鱼尾之刃,定然锋锐无双。

    蛤蟆眼热了,而不止是他,

    包厢里的其他修者,哪一位又不是摩拳擦掌的跃跃欲试!

    只听阮红玉张口说道:“起拍价六百万灵石,每十万一加!”

    蛤蟆推开还坐在怀里的侍女,当即喊出了六百万的价格。

    没有沉默,没有犹豫,会场内的喊价顿时络绎不绝,这场景犹如一盆冷水一样,当即就浇到了蛤蟆的脸上。

    让其浑身冰冷!

    直到金霞剑已经被叫到了七百万的天价之际,会场之内还能继续角逐的,仅仅只剩下了三两个人。

    并且这价格还在一路不停的继续上涨!

    蛤蟆握紧了拳头,咽着唾沫的咬着牙,瞪着眼睛的一把将一旁的侍女按了下去。

    后者识相的开始了她那无比熟练的工作,但蛤蟆却感受不到丝毫的快感,因为他的心已经绷到了极紧,直到七百五十万的价格一出,全场上下,鸦雀无声。

    阮红玉小脸通红,心中兴奋无比,和在场的买货人不同,她可是想着这价格越高越好。

    但是此时,这金霞剑的价值似乎已经顶了天,阮红玉不得一锤一下的提醒着众人,这件威能不俗的法宝,即将落入他人之手。

    而已经做了许久的蛤蟆,终于是忍着内心的悲痛,喊出了他憋了许久的声音。

    “七百六十万!”

    正要落下第三锤的阮红玉,当即犹如见到了救星一样,满脸是笑:“七百六十万第一次,七百六十万第二次!”

    会场之内,似乎已经能够听见沉重的呼吸声,久久没有任何的回音。

    就在阮红玉准备喊出第三次的时候,蛤蟆恨不得立马飞身上前干了这个臭娘们,然而未等其落锤之音响起,一个中年人的声音忽然响起道:“七百七十万!”

    蛤蟆好悬没吐出血来,阮红玉却好像喝了蜜汁一样,那笑容甜的,几乎能够化了人。

    一边坐着的金门四老,则饶有兴趣的注视着这一幕,而蛤蟆的脸仿佛是便秘了一样的表情,憋了好半天,又是加价十万的喊了出来。

    那中年人似乎有所犹豫,就待阮红玉拎着小木锤,转着圈的提醒他时,还是皱着眉的又加了十万。

    蛤蟆愤怒了,真想知道这是哪个王八羔子,是铁了心的跟自己过不去,既然都已经喊到了七百九十万,那老子就再加他娘的十万!

    “八百!”

    这个价格一出,满会场一片哗然。

    至于那个底气十足的中年人,良久没再出声,而阮红玉则第三锤即将落下之际,他终究还是忍不住了。

    “此剑对在下极为重要,不知道道友可否割爱相让,日后若是有事,贫道启明,定然鼎力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