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文学 > 九天仙缘 > 第三千五百零八章 未往会缘
    “既然你说绿桃则体已被你诛杀了,那你还留着红蔷,紫叶和蓝蕊的则体干嘛,为什么不都收拾了算了,省得再担心啊?

    要不然,幽冥地狱的狗皇帝再找到新的慧体,鬼念一动,她们三个可就又活了,然后又开始到处害人的!”

    柳牵浪在月兰记忆中,能够找到的月兰生前记关于四则九梦的记忆也就这么多了,接下来打算回到幽冥地狱。而且掐指一算,离夺阳之战的时间也差不多了。

    所以唤出小红点儿,一人一鸟儿离开了流峰彤云峰,朝清柳国皇都盼水城飞驰着。

    路上,柳牵浪向小红点儿讲述了她醉后发生的事。小红点儿知道二人的装醉计划成功了,很是高兴,不过对于柳牵浪留下三个则体很是不解,于是问道。

    “你说的对,不过我若是诛杀了她们,当冥皇掀岸再有什么旨意的话,我就感受不到了,我准备暂时留着,想办法操控她们,这样有助于我们最后攻破冥都,彻底打败大鬼一族。另外通过她们,一定还可以了解一些其他人间的事。”

    “这样啊,那好吧!国弟舅舅说现在月兰姐姐早已过世了,这是怎么回事呀,咱们刚离开盼水城也没几天啊?不是说,月兰姐姐长大后和国弟舅舅前世柳贤结婚后才一起跳崖殉情的吗?”

    “开始我也是不解,现在国弟舅舅明白了,人间,幽冥地狱还有记忆世界的时间进程是不一样的,其中记忆世界的时间速度飞快。这就是我们为什么感觉来到月兰记忆中并不长,而事实上已经过去了几十年。

    这种现象,就像你回忆在九仙山做掌门生活的日子一样,一会儿的功夫就回忆完了。但在你回忆的时空里的时间运行可没这么快。”

    柳牵浪为小红点儿解释了一些月兰记忆中遇到的一些无法理解的事。

    “哦!还有,国弟舅舅,你说咱们进到月兰的生前记忆,做过很多事,那现在的月兰阿姨会记得她和洁儿小时候和我们在一起的事吗?

    如果记得,月兰阿姨小时候就该认识咱们的啊。可是我感觉我第一次和月兰阿姨见面的时候,她根本就不认识我的。”

    “呵呵,调皮鬼,你想的怪多的,这个国弟舅舅也很知道咱们来这里见过的人,未来会不会认识咱们。回去问问你月兰阿姨,一切都清楚了。现在呢,我们最重要的是去找到你月兰阿姨在人间存在的些许意念,通过它,我们好返回去。”

    “这也太不容易了,现在月兰阿姨已经不在了,到哪里去找她的意念啊!万一找不到,嗨呀!我们是不是永远待在这个时代了,那样我再也见不到皇后妈妈了,我都想她了!”对于柳牵浪的想法,小红点儿感到希望很渺茫,眼神中满是失望的色彩。

    “呵呵,看你的样子,你可是当过掌门的大人物,怎么也会面对困难垂头丧气呢。再说,还有国弟舅舅呢,实在不成还有幽灵舟呢?

    只是我担心,万一穿越错了,我们又到了莫名年代去了,所以我们还是耐心些去寻找月兰留在人间的意念。

    这样跟着她的意念,继续跟踪她的记忆,就自然回到了幽冥地狱,最后见到你皇后妈妈了!”

    “幽灵舟不是皇后妈妈,月兰阿姨,暗星公主阿姨,宋国弟舅舅,还有小星儿阿姨她们待在里面呢吗?怎么会在我们这里?”

    “在我们进来时,突然我们决定本体也走进你月兰阿姨记忆时,我便把幽灵舟的本体带来了,他们现在用的是幻体。

    不过你不用担心,幻体中我已经留够了足量的幽灵神力,就算我们不能及时回去,夺阳大战开战,也是没事的。”

    “嗯,这还好,反正幽灵舟瞬间就可以到达任何地方,大不了我们费点事儿,多穿越几次,总会蒙回去的。”

    小红点儿听柳牵浪这么一说,心里多少有了点儿底儿,情绪又渐渐舒朗起来,四外望着现在已是阳春丝月春光明媚的世界,希望快些到达盼水城,看看和小月兰,洁儿一起玩耍的蝴蝶湖美丽的湖水和绿油油的湖岸。

    “那我们还这么慢飞什么,国弟舅舅干嘛不用幽灵舟,我们岂不是一下子就到了盼水城国相府了?”小点儿用小翅膀一拍脑门儿,眼前一亮道。

    “哈哈,当然可以。可是国弟舅舅担心一直跟踪咱们的人可就跟不上了!尊驾何人,既然这么有兴趣,一路从流峰跟来,何不现身一见?”

    柳牵浪突然哈哈大笑,抬眸看着万丈天宇一丝纤云喊道。

    “有人跟踪咱们,不可能吧,哇!是燎焰阿姨,是不是燎焰阿姨摆脱了那些恶鬼回来了!嘻嘻!燎焰阿姨......”

    小红点儿蓦然欢喜,用小翅膀在嘴边弯成喇叭,脆声叫喊开了。

    “是我,小红点儿,白头发叔叔!”

    柳牵浪和小红点儿的声音在明媚的蓝天下,群山环绕中,不久后天宇娉婷飘来一个婷婷玉立的端秀女子,踏着一朵兰花儿,看着九天仙缘剑上的一人一鸟儿,满眼含泪的说道。

    “月兰阿姨?是你,我们听说你不是......”

    小红点儿诧异的看着月兰,以为月兰也进入了自己的记忆,吃惊的问道。

    月兰踏花儿近前,向柳牵浪万福施礼,哽咽着说道:“小红点儿说的没错,如今的月兰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女孩儿了,早已经长大成人,并且死了,现在是到处飘零的魂魄。我因为前来探望绿桃姐姐,不想听说一个叫庄牵的人。

    听绿桃姐姐的描述,断定是白头发叔叔,并且在酒宴上,我躲在黑暗的角落认出了你们,而且还知道小红点儿其实是一个可爱的小妹妹的。于是我一直跟随着,直到现在。月兰没别的意思,只想在我被那些拘魂使带走前,看几眼故人。”

    “月兰,不要难过,我们正打算到处寻找你的意念,然后走出你的记忆呢。现在看到你,那就更好了。既然都到这里了,我们一起回到盼水城走一趟,顺便看看月兰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我们帮你完成。”

    柳牵浪看着楚楚可怜的月兰,心里一阵难受,唤出幽灵舟,二人一鸟儿瞬间出现在了盼水城的区域。

    “月兰姐姐,洁儿姐姐呢?”小红点儿对洁儿还念念不忘,问。

    “嗨!如今我也不知道她的去向了。当年我们国相府遭受国师公公真人再次陷害,还是遭到了满门抄斩,爹娘提前接到宫中良臣密报,他们不忍我和书郎,还有洁儿遭难,哄骗我们说老家家祖重病,让我们连夜赶路去探望。当时我们并不知相府大祸临头,便尊爹娘之命连夜离开了。

    直到后来,看到天下府衙到处张贴的告示公文,方知爹娘罹难之事,并且还知此次相府遭难的理由竟然是我当时三年前拒绝了大皇龙景的赐婚所致。我和书郎,洁儿都痛不欲生,偷偷跑回盼水城,托朝中良臣得到了爹娘的仙体,然后为他们安葬在卧虎山之上,连一块碑都没敢立。

    接着我和书郎骗洁儿,我们夫妻双双要到深山寻仙拜道,委托洁儿回乡照顾家祖晚年。洁儿虽然万般不忍,但还是最终带着你们留给我们的小红点儿一步三回头的离去了。当时我和书郎最初的打算是就在卧虎山结庐草堂,隐姓埋名守护者爹娘的坟陵终了一生的。

    谁知大概半年后,公公真人突然从天而降,出现在我们的草堂之外,拿着一卷圣旨,高宣书郎免去死罪,进皇都封为国相,而我也可免去一死,永为平民,终生不得进入皇城。但是书郎一阵狂笑,然后便拥着我,跳下了草堂之后的卧虎崖!

    我们死后,书郎魂魄很快就被拘走了,而我满腹怨恨,发了很多诅咒幽冥地狱的毒誓,故而拘魂使惧怕,给了我在阳世飘零三十年的机会。然后我最先去的地方就是故乡老家,想看看家祖和洁儿。

    然而家祖的住处早已被皇宫追杀之人夷为了平地。从此后,洁儿和家祖生死不知了,再也没有她们的消息。

    而我的魂魄就停泊在卧虎山草堂中。陪着爹娘和回忆着生前种种快乐的时光。每年鬼日还可可爹娘午夜一聚。”

    月兰悲悲切切的诉说着自己这些年的经历,说道最后,想到了活着时候的种种美好,泪眼朦胧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希望姐儿姐姐和你的家祖现在好都好好的。月兰姐姐,你也不用悲伤了,你知道吗?你的未来又活了呢。”小红点儿忍不住把自己和柳牵浪在幽冥地狱施救月兰,以及之后的事,来到此处的方式和目的一股脑的都说了。

    “这是真的?这世间还有这样的事?”月兰拭去眼泪,实在不敢相信。

    “真的了,现在在幽冥地狱的月兰阿姨,不但还阳再次为人,还统帅着大军和皇后妈妈,暗香公主阿姨,小星儿阿姨,宋国弟舅舅一起杀恶鬼呢!可精神了!”

    小红点儿特意强调了一下。

    “月兰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们如此美好的人间生活中,那些生老病死,阴阳相隔,竟然都是你们说的大鬼一族在捣鬼。而国师公公真人也曾经是鬼奴,直到现在还是那样坏!月兰真为自己死后还有这样的机缘感到庆幸。要是爹娘和洁儿知道了,也会高兴的。”

    月兰悲喜交加,看着柳牵浪坦然的神色,微微点头,确信小红点儿所言非虚,顿时魂魄之体充满了豪情,焕发出璀璨的色彩。

    “我们给你们留下的小红点儿,她还好吗?”小红点儿很关心自己的替身后来怎么样了。

    “咯咯!”

    “她很好,也很乖巧,自从你们走后,她每天都陪着我们欢笑,当我们失望,悲伤的时候,还会安慰我们的。你们走后不久,她就告诉了她是你的幻体的事。我们知道后,虽然心里很难过你们的离开,但是依旧喜欢她。”

    提到小红点儿的幻体,月兰立刻想起和她在一起的幸福时光,竟然开心的笑了。

    幽灵舟在整个盼水城上空盘旋了一阵,下方依旧车水马龙,繁华似锦。并看不出什么变化。然后柳牵浪,月兰和小红点儿飞到了城东国相府,相府大门封条蒙尘,相府内蔓蒿丛生,断臂残垣,蝴蝶湖一派凋暗,湖面廊桥断折失色。

    月兰看了这些,不免又黯然神伤。柳牵浪未敢在此过多停留,然后操控着幽灵舟迅速朝郊外西南卧虎山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