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文学 > 魔邪之主 > 第八百三十四章 初始
    “夏长老,你又是何苦呢?你应该知道,就算你不说,以宗主他们的手段,迟早也能找到那邪灵的,况且邪灵乃世界之敌,你又何必包庇它呢?”莫鬼久踱步道。

    夏薇依旧不说话,她明白,以她的性格一旦说话,就很有可能被莫鬼久套出一些消息。

    莫鬼久轻叹口气,“算了,我已经在宗主面前说情了,就算你什么都不说,也不会对你做出什么惩罚的,但在找出那邪灵之前,你就得好好呆在镇妖塔中。”

    留下这句话后,莫鬼久摇着脑袋离开了。

    “师尊。”

    莫鬼久到执法堂外,一个白衣老者负手而立。

    “还是什么都没问出来吗?”白衣老者淡淡道。

    “师尊,那小丫头现在已经学聪明了,完全不接我的话,除非动用一些特别的手段。”莫鬼久轻轻摇头。

    白衣老者横了他一眼,“她身上九生白羽的妖魂已经有大人物看上了,宗主特地警告过我们不允许搜魂。”

    “大人物?”

    莫鬼久脸上神色一变,他师尊已经是锁天魂之境的强者了,能够被他称之为大人物的至少得是天人强者。

    “不是你想的那样,天人境的绝世强者还看不上这妖魂,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找出那邪灵,否则宗内难有宁日。”白衣老者没有过多解释。

    “是,师尊。”

    莫鬼久也不多问,从十岁就来到青神剑宗的他,知道有些时候并不是知道越多越好。

    ……

    “娘亲说得没错,你还真是天真,竟然这么轻易就被骗了,我早就说了那个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知什么时候,一个啃着苹果的白发红瞳小萝莉出现在夏薇身边。

    “白狐大人,你怎么会在这!?”夏薇惊喜道。

    “哼!这破地方,我不是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小萝莉轻哼一声。

    “之前你不是说要闭关吗?”夏薇问道。

    “还不是感受到娘亲回来的气息,所以我才醒了,结果一醒来就发现你被关在这种地方,要不要我救你出去?”

    小白狐一边啃着苹果一边说道。

    “白狐大人,你还是先去救菲雪灵小姐吧,青神剑宗现在还不会拿我怎么样,但以菲雪灵小姐的状态,她肯定会被抓住的。”夏薇忧心道。

    “好吧,好吧,你们人类真麻烦,我先去找到她再来救你……咦?被发现了,快跑!”

    小白狐红色的眸子一瞥,将手中的果核一丢,身体一转,边做一只雪白的小狐狸,轻轻一跳就消失在了原地。

    “何方妖孽敢在我青神剑宗放肆!”

    与此同时一声怒喝带着排山倒海的气势压来,白衣老者出现在镇妖塔的第一层,夏薇单独的监牢前。

    他眉头一皱,瞥了一眼夏薇。

    “二长老!”

    听到动静的执法堂弟子冲进来,看见白衣老者,轻轻弯腰行礼,但并不算太恭敬。

    “你们这镇妖塔的执法弟子也未免太粗心大意了,竟然让妖物混了进来,你们应该知道镇妖塔出事的后果,现在将她关押至第二层!”白衣老者冷声道。

    “二长老,按照规矩,你无法命令我们执法堂,并且她也没有背关于至第二层的资格。”

    执法堂弟子并没有因白衣老者的冷声而有丝毫动摇。

    “哼!就连你们堂主都不敢和我这么说话,你算什么东西!”

    白衣老者顿时冷哼一声,右手一挥,执法弟子闷哼一声,整个人吐着血飞了出去。

    “师兄!”另一个年轻的执法弟子连忙跑过去将其扶起。

    “二长老,此事,我会如实向堂主禀报的。”

    吐血弟子虽然低着头,但语气依旧不卑不亢。

    “随便,就让他亲自来找我,正好镇妖塔随意被妖物入侵的事情也要算在他的头上。”

    白衣老者挥了挥袖子,向着小白狐残留的气息追去。

    ……

    “金金司,这是我们大长老送上的薄礼,不成敬意,还请收下。”

    北原境,龙湖城,司庭总庭,客厅,姜家使者弯着腰将一个精致的巴掌大小的礼盒呈递给金龟子。

    “嗯!”

    金龟子鼻孔朝天,轻轻点头,右手一招,礼盒就落入他手中,“说吧,姜宇成这次又要我做什么?”

    “大长老……”

    姜家使者一边说着,一边瞥了一眼穿着银司黑袍的月生。

    “黑狼乃我心腹,不会泄露出去的,说吧!”金龟子淡淡道。

    “大长老让属下给金金司传一句话,说您之前和他的约定可以开始执行了。”

    姜家使者说道,不过或许是因为月生在,他并没有说得太过明白。

    “你们想对明炎家动手了!?”金龟子双目一睁,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姜家使者轻轻皱了皱眉头,再次瞥了月生一眼,然后看向金龟子,“没错,大长老已经说服心弦金司了,悲无常金司那里也有人暗中去传信了。”

    金龟子平静坐了下来,“姜宇成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今日。”姜家使者平静道。

    “好,不过我只会按照和姜宇成的约定到时候动手对付明炎家的锁天魂强者,至于其他的事情就由黑狼负责,有着我的手令,龙湖地域司庭所有势力都可以由他调动。”

    金龟子一个翻手,一块透明带着金纹“龟”字的令牌出现在他手上,然后丢给一旁的月生,就转身离开了。

    客厅沉默了一阵,姜家使者才笑眯眯地道:“这位银司大人叫黑狼是吧,在下姜城,之后的事情还请多多指教。”

    “好啊!”

    月生笼罩在黑袍下的嘴巴缓缓裂开。

    ……

    龙湖城,榆客楼。

    “心儿,以我们两家的关系,你的父亲绝对不会允许我们继续在一起的。”

    一个英俊的少年搂着一个身穿翠绿衣衫的少女,一脸忧心道。

    “你放心,浩哥,大不了我跟着你私奔去姜家。”翠绿衣衫少女嘟着嘴道。

    英俊少年轻轻摇头:“心儿,这是不可能,我父亲的性格也不会同意明炎家的人入门的,除非……”

    “除非什么?”明炎心轻轻抬头。

    “除非你能够做一件让我父亲极为高兴的事情。”姜浩对视明炎心的双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