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文学 > 爱到极致才是悲伤 > 第一章 初遇
    炎炎夏日,硕林市的高三学生们刚刚考完最后一场考试,都特别的激动。

    凌风在人群中,没有一丝刚高考完的激动,也没有多余的欢呼。不慌不忙的走到停自行车的地方,骑着自行车就准备离开了。

    “凌风,”泰禾望着凌风越来越远的背影大喊道:“刚高考完,你不和同学们一起去庆祝一下,老师说全班都要去的。”

    “泰禾,这种场合不适合我。院长妈妈今天买了很多东西,我要回去帮忙。”凌风在自行车上向泰禾解释道。

    泰禾听了,连忙狂奔起来,拉近与凌风的距离,大声说:“那我晚一点去福利院找你。”

    泰禾说完之后,就没有了力气,停在原地大口喘气。听到远远的一声“好”。

    凌风骑着自行车,穿过硕林市多条街道,用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了硕林儿童福利院。

    凌风进入福利院,便看到好几辆货车,货车上写着“华夏慈善”的字样。

    凌风停下来,推着自行车走到仓库里。便瞧见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他走向前去,尊敬的叫道:“院长妈妈,我回来了。”

    院长本在指挥着摆放东西,听到了凌风的声音,她笑着问道:“小凌风呀!高考完了,累不累呀?赶快去休息一下,晚上我炒一些好菜,祝福你成功考上大学。”

    凌风听了,高兴的说道:“院长妈妈,我不累,您说的要做些好菜祝福我的,那我帮忙先把东西搬完。”

    院长最后拦不住要帮忙的凌风,笑着说凌风小心一点。

    将所有的东西搬完,已经是傍晚了。

    院长在厨房里和好多个上了年纪的人炒着菜,凌风帮着洗菜、切菜和端菜,没有人拦着他。

    其他人都已经习惯了在厨房中走来走去的凌风了。

    等所有菜都炒好了之后,泰禾来了,向福利院的长辈们一一问好后,就坐在了凌风的旁边。

    等院长说:“大家吃晚饭吧!”

    所有的孩子们才嬉嬉闹闹的用筷子夹起菜吃了起来。

    泰禾夹起竹笋炒肉,一口咬进嘴里,满脸赞叹道:“院长阿姨炒的菜,就是好吃。”

    凌风也夹起竹笋炒肉,满脸幸福的说道:“院长妈妈炒的菜,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吃腻过。”

    院长有一些幸福的说道:“呵呵,你俩个小子呀!”

    另外几位年过半百的老人就不乐意了,纷纷指责两人。

    两人不知道花了多久,都没能让几位老人消气。

    福利院在吵吵闹闹中的幸福中度过了充满繁星的夜晚。

    在高考后一个多月,高三学生们纷纷收到来自不同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泰禾拿着两份邮件,兴奋地冲进福利院里,大声叫道:“凌风,凌风。我们两个的第一志愿大学录取我们了。”

    刚刚将小孩子们洗完的衣服晾起来的凌风,听到泰禾的呼喊声,没有一丝丝高兴。

    反而是院长和众多老人,听到泰禾的说的话,都高兴的将他围了起来。

    院长将邮件拿在手上,急忙拆开邮封,拿出通知书,看着上面的字:恭喜凌风同学被北苏省元市津都大学录取。

    几个老人抢过院长手中的通知书,院长怒视着几个老人说:“小心点,别撕烂了。”

    几个老人纷纷应了一声,就凑在一起眯了眯眼,仔仔细细的看着上面的大字。

    老人们纷纷大笑着,跑去找凌风去了。

    “小凌风,来看看,录取通知书。津都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全国第三的名校。”一个老人笑呵呵的说着。

    凌风站着没有说话,一滴又一滴眼泪从眼中滑落下来,哭出了声。

    原本几位笑呵呵的老人,瞬间不再笑了,都走上前来安慰着说道:“小凌风啊!不要哭了,大男人,留血不留泪。再说了,你考上大学,原本就是一件高兴的事儿。”

    一位老人走到凌风面前,擦干他眼角的泪水,捏着他的脸说:“对呀!这个样子的小凌枫才可爱。”

    凌风在老人的帮助下,才勉勉强强的笑了起来。

    院长和泰禾没有听见了众人嬉笑声,就跑了过来,想看看发生了什么。

    勉强笑着的凌风,看着走来的院长。他第一次仔细的看着院长。她的满头银发没见几根黑,慈祥的面容洒满了岁月的痕迹,眼角的皱纹很深很深。这本不是五十岁老人的样子,更像是七旬老人。

    凌风原本强笑着的脸,内心一阵阵刺痛。他鼻子酸酸的,眼中再一次掉下了眼泪。

    院长见了,伤心的问着凌风:“小凌风,怎么了?”

    凌风向前跪在院长,泪流满面,边说边磕头:“院长妈妈,您受苦了。你的头发都白完了。”

    院长的双眼泪珠打转,强忍着内心的感情。急急忙忙的拉起跪在地上磕着头的孩子:“小凌风,你干嘛?快起来。”

    被拉起来的凌风喉咙像是被什么卡住了似的,千言万语都说不出院长对他和孩子们的爱。他只能哭着紧紧抱住院长。

    被抱住的院长此刻终于是忍不住了,泪水顺着她的皱纹流落而下。她一只手抱住凌风,一只手摸着凌风的头,轻声温柔的说道:“小凌风已经长大了。”

    几位老人吸了吸鼻子,通红着的眼睛望着凌风。

    泰禾也是双眼通红,从小到大第一次真正的认识了凌风。

    凌风最终在福利院众人的伤心之中离开,和泰禾提前了半个多月离开了硕林市,前往一千多公里的北苏省元市。

    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泰禾极其不舒服的对凌风说:“有飞机不坐,非要坐二十四小时的火车,我的天。”

    凌风背着包,拉着院长给他买的箱子,还提着些泰禾的大包小包,站在路上观望着说道:“我只是不想再麻烦你和你爸的。明明是你自己的非要和我一起坐火车,把机票给退了。”

    泰禾直接愣了,不知道说些什么!

    最后两人找了个小旅馆,开了个单人小间,洗了澡,休息了下去。

    凌风仅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就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凌风在元市的步行街上,找到各种小时工挣生活费。

    被泰禾知道后,泰禾非要和凌风一起挣点生活费。

    凌风很是无奈,对泰禾说道:“你一个富二代,你确定你坚持得了?”

    “怎么?不相信我。我爸都说了你大学的费用他包了,你还不是去做小时工了。”泰禾有些不高兴的回答。

    “我们不一样,我还有院长妈妈和福利院。”

    “我爸也资助了福利院十年了吧!难道我就不能将自己挣的钱给福利院的孩子们买生活用品?”

    看着很是坚持的泰禾,凌风实在是没有办法。

    凌风只能带着泰禾。

    最后泰禾坚持了六天,看着手中的两百多块钱,直接放弃了挣扎,静静的在小旅馆躺到了学校的报到日。

    两人退了房,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来到了津都大学。

    来津都大学报到的大一新生和家长们特别的多,整个校门口都站满了人。

    凌风和泰禾拥挤了半天才进入了校园。

    两人看了看通知书上写着:“建筑系一年级B1班报到。”

    凌风带着秦禾快速的在人群中搜索着。终于在人群中看到了B1班的位置。

    凌风和泰禾报了到后,知道寝室是哪一栋楼的几层和门号后,他俩就在去宿舍楼的路上了。

    两人本来走得好好的,后面却传来了一位女声的喊叫声:“前面的同学,快让一让啊!我控制不住我手推车了。”

    凌风和泰禾回头一望,看着有两米高的行李堆在一个手推车上,朝他俩快速的冲过来。

    泰禾正好在边上,微微一跳就避开了。而凌风正好在路中间,又提着大包小包的,才跨出一只脚,便和那推车上的行李箱来了一个亲密接触。路边的行人都吓到了,心里想着还好没砸到我。

    泰禾这才意识到凌风被撞了,急忙跑过去将凌风给扶了起来,慌张的问道:“凌风,你没有事儿吧?”

    凌风晃了晃脑袋,有些晕呼呼的回答道:“没有事儿,快拿起我们的行李。等一下我还要去打工。”

    泰禾无语地说:“大哥,不要老想着去打工挣生活费,你要是出事了,不要说院长了,我估计我爸都要削我。”

    泰禾将凌风拉起来一会儿,两个女生才喘着气跑过来。

    带头的女生对泰禾问道:“同学,你的朋友没有事儿吧?”

    没等泰禾开口,凌风昏昏沉沉的回答道:“没有事儿,我很好。”

    凌风提着自己的东西,就要走。泰禾看了看两个女生,就要转身去追凌风。

    泰禾刚转身,他就噗通一声倒地上昏了过去。

    两个女生见了吓了一跳,急忙跑向凌风。

    另一个女生看着昏到的凌风,向她慌张的朋友问:“语柠,怎么办呀?”

    泰禾有些脑壳疼,生气的说道:“还能怎么办?去医务室呀!”

    叶语柠听到泰禾说的话,向女孩儿说道:“嫣嫣,快去叫人帮忙。将同学先抬到医务室。”

    没有过多久,一位老师带着两三名学生将凌风抬去了医务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