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文学 > 爱到极致才是悲伤 > 第二章 她看着他的那一刹那
    校医务室里,三个人在校医身后,静静的等待着。

    校医略微查看了一下凌风,向三人回复道:“他没什么大事儿,就只是些皮外伤。等他醒了,来找我拿些药就可以了。”

    三人向离开的校医连忙感谢,直到校医离开。

    泰禾对两位女生问道:“我就不明白了。你们两个人怎么那么多行李箱。”

    语柠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对不起。那不只是我们的行李,是我和好几个朋友的行李。”

    嫣嫣躲在语柠身后,小声的说:“对不起,我们真不是故意的。”

    泰禾看着两位女生,十分无奈的说:“算了,算了。你们走吧!”

    嫣嫣从语柠身后出来,害怕的问:“我们真的可以走吗?那你的朋友.....”

    “真的,赶快走吧!我朋友不喜欢生人。你们留在这里也没有用。”

    语柠摸了摸头,向泰禾说:“嗯,好,我们马上走。”

    语柠说完话,拉着嫣嫣就跑了。

    跑出医务室的语柠,喘息着愤怒的说着:“嫣嫣,都怪你。上个学,你带那么多行李干嘛!还好人家不追究。”

    嫣嫣满脸通红,带着歉意说道:“对不起,语柠。当事人不追究,那是因为当事人昏迷了。他朋友说没什么,但当事人不定不记仇。我还有些害怕,语柠。”

    语柠听了嫣嫣说的话,没有在意。生气的事早已经被她抛到九霄云外。她走到嫣嫣面前,抱住嫣嫣说:“好了,嫣嫣。别想太多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嗯,为了抛掉坏心情,晚饭我们去吃大餐。”嫣嫣得到一丝安慰,有些大声的说。

    “好,你要请客。”

    “嗯,我请。”

    就这样,两人欢笑着离开了校园。

    躺在校医务室的凌风,悠悠醒来。他摸了摸被砸的额头,苦着脸坐了起来。

    泰禾刚刚上完厕所回来,看着醒来的凌风问道:“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好些没有。”

    凌风抹了一把脸,清醒了几分,才缓缓回答道:“本来就没有出什么大事儿。”

    “还没出大事儿,你都被砸晕了还不叫大事儿。”

    “别说那些了。现在几点钟了?”

    “嗯,四点半了。”

    凌风听到了时间,猛地从床上下来,穿好鞋子,极速的冲了出去。

    泰禾被吓了一跳,愣了一下才追出去并大喊道:“凌风,你去哪里呀?校医让你醒了之后去他那里拿药。”

    奔跑着的凌风叫着回答道:“我没有时间,上班要迟到了。”

    泰禾还是一如既往地停了下来,喘着大气自言自语道:“我...我怎么...我怎么就一定要去追呢?”

    凌风来到打工的饭店,被老板拦了下来问道:“小子,你今天怎么迟到了。你来这这么久,还是头一回迟到。”

    凌风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对不起,老板。今天我去学校报到的时候,被别人的行李砸晕了。”

    老板看到了凌风额头上的鼓起的大包,也是吓了一跳,关心道:“这么大的包。唉~,倒霉的孩子。”

    凌风听到这句话,像一根刺一样扎入了他的内心,一瞬间脑海里涌出大堆记忆。他整个人有些恍惚,差一点倒在地上。

    老板见了,急忙跑过去扶着凌风问道:“小子,你没事儿吧!要不你今天回去休息。”

    凌风缓住了身形,勉强笑着回答:“没事儿,老板,我年轻嘛!一些小伤不碍事儿。”

    老板最终还是让他留下来。他看着本是很精神的凌风,这时的背影显得十分落寞。意识到自己的某一句话伤到了凌风,却使终没想到是哪一句话。

    凌风端着菜走在众多食客中穿梭着,脸上没有一丝丝笑容,更像是乌云密布。

    语柠被嫣嫣带到了一家名为好厨子的大饭店。

    两人找到一个空桌坐下。

    点好了菜,聊了起来。

    嫣嫣笑着向语柠说道:“语柠,这个地方是我在本地的朋友介绍的,味道可好了。你别像之前一样嫌弃了。”

    语柠不好意思的回答道:“哎呀!嫣嫣,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之前在小饭店吃了一次,就在医院躺了好几天。这不是留下了心里阴影了吗。”

    嫣嫣听了,噗嗤一笑,缓缓地说:“谁叫你不注意人家厨房的卫生。”

    “唉,好了,好了。别笑了。”

    就在两人说说笑笑的时候,一道有些冷漠的声音传入两人的耳中:“七十六号桌的珍珠粉和炒西兰花,请二位慢用。”

    嫣嫣抬头,直接用手捂住嘴巴,内心很是紧张。

    凌风放下两道菜,就直接转身走了。

    语柠发现了嫣嫣奇怪的动作,茫然的问道:“嫣嫣,你怎么了?”

    嫣嫣看着凌风的离开的背影,喝了一口水,缓了一口气回答道:“语柠,我刚刚给我们上菜的服务员是被我们砸晕的那个人。”

    语柠刚好在菜端来的时候,弯身去捡掉落在地上的东西,所以没有看到,有一些不太相信说道:“嫣嫣,你是不是看错了。”

    语柠刚刚说完,便瞧见嫣嫣双眼睁大,很是害怕的样子。她顺着嫣嫣的眼角望去,看到凌风又端着两道菜走了过来。

    “酸豆角肉沫和血鸭。两位慢用。”凌风的话语比刚才还要冷漠。

    语柠此时也有些慌张,想了想才反应过来:“唉。嫣嫣,我们怕什么呀!我们也不是故意的。”

    “可是,他的情绪让我害怕。他一路过这里,我就感觉到了冷。”嫣嫣打了个冷颤解释道。

    语柠听了,晃了晃头,不自在的说:“你这么一说,我也感觉到了。”

    最后,两人不自然的吃了起来。

    凌风每进一次厨房,脸色越重一分,直到他下班。

    凌风走在街上,整个人都飘瓢忽忽的。就像是街边上的醉汉一样。

    凌风的身后,两个身影偷偷摸摸的跟着他。

    一个娇小的身影小声问道:“嫣嫣,我们干嘛要跟着他呀?你不是害怕人家找你算账吗?”

    另一个略为微胖的身影回答道:“语柠。这个人有些奇怪,感觉像是一个坏人一样。说不定正在去窝点的路上。”

    “哈,你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万一人家只是心情不好呢。”

    嫣嫣十分小声的回答道:“那有,真的看他像坏人。”

    凌风走到街角的拐弯处。他没有停下来,恍惚的走到了马路上。

    一辆小轿车开了过来,司机将刹车踩得死死的。硬生生的停在了凌风面前。两个女生都被吓了一跳。

    凌风失去色彩的瞳孔,扭头望着小轿车。

    司机在惊慌之下,按了桉喇叭将车窗打开,咆哮着凌风:“你要做什么?不要命啊你。”

    凌风在听到喇叭轰鸣声时。看着轿车闪亮的大灯,眼睛瞳孔放大,用双手捂住耳朵,一直往后退,惊叫着:“啊~!”他就跪在了地上。

    语柠看着奇怪的凌风,想也没想就冲了上去。嫣嫣叫了几声,也只好跑了上去。

    语柠跑过一脸呆滞的司机,拉开凌风捂住双耳的手,向跪着的他问:“喂,你怎么了?”

    凌风像是听到了些什么,抬起头望向语柠。

    语柠被吓得放开了拉着凌风的双手。她看着他那灰色的瞳孔流出的泪水,愣愣的退了几步。

    嫣嫣刚走过来,看着凌风的瞳孔捂住了自己差点出声的嘴巴。

    后面的车越来越多了。在狭隘的马路上堵了起来。后面的车疯狂按响了喇叭。

    此时的凌风保持着仰望。在许许多多的喇叭声疼苦的叫喊着。

    两位女生和司机都只能默默的看着,根本不知道怎么帮他。

    凌风在众多车灯光和喇叭声中,看到了一个夜晚,他和一男一女开着私家车行驶在路上。在路过一个岔路口时,右方突然出现了一辆闯红灯的大货车。

    大货车直接将私家车的前半身给撞裂开了。坐在后面的他被安全带拉住了,但却晕了过去。

    等他悠悠醒来时,正好被人救了出来。他在好多人的目光中和嘴中听到了:“哎,可怜的孩子。”“唉,倒霉的孩子。”......

    他在众多人的话中,挣开了救他的人的怀抱,缓慢的走到已经被撞变形的车的前半身。

    他看着全身是鲜血的一男一女,内心特别疼,本是抽泣的他一滴泪水都没有掉下来。他摸着越来越疼痛的心,直接晕了过去。

    而从画面中退出来的凌风,也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语柠急忙拿出手机,打了12o。

    为了恢复交通,语柠让司机帮忙将凌风抬到路边,就叫司机走了。

    医院里,一名医生看着凌风的检查报告,说道:“这个人的所有检查都是表明他是健康的,并没有什么疾病。”

    语柠皱了皱眉,说道:“是吗?那就奇怪了。”

    嫣嫣正好站在躺在床上的凌风的一旁,看着凌风突然睁开的眼睛,大叫道:“啊~,语柠,他醒了。”

    语柠和医生正交谈着,听到了嫣嫣的声音,医生先一步走向凌风。

    却没有想到凌风突然从床上跳了下来,跑到角落蜷缩着蹲下。

    凌风在角落里落下一滴又一滴的眼泪,抱着头疼苦的颤抖着。

    两位女生再一次被吓到了。

    医生看见了,便向语柠说:“我知道了,小姐。他是患有精神类疾病。”

    “啊~!”语柠和嫣嫣惊讶的看着凌风。

    最后,在医生和护士的帮助下。给凌风喂下了安眠药。

    深夜,凌风躺在窗边的床上安然的睡着。夜空之中的月亮将光洒在了他的脸上。

    语柠正好伸了伸懒腰,看到了月光下的凌风,小声的说道:“几年没见了,你又长帅了。你的病怎么还没什么好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