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文学 > 爱到极致才是悲伤 > 第三章 他和她早己见过了(求收藏。)
    太阳从西边缓缓升起,将清晨的阳光照射进了病房之中。

    病房里一道手机铃声响起。

    趴在床边的语柠拿出自己的手机,发现不是自己的手机在响,而是凌风的手机。

    语柠伸了伸懒腰,看着躺在床上的凌风,只能尴尬的将手伸进他的怀兜里。

    语柠拿出了凌风的按键手机,依然响着。她按了接通键,向电话里叫道:“喂!谁呀?”

    电话里传来秦禾的声音:“你是谁呀?怎么拿着别人的手机。”

    语柠听出了泰禾的声音,解释道:“你好,我是昨天撞了他的女生。”

    “嗯,什么?咋天你撞了他还不够,还想毁尸灭迹?”

    “额,不是。你听我说。”

    原本刚刚起床的泰禾,听了语柠的解释后。问了是哪一家医院。就直接没有洗漱,随便穿了一身衣服,赶了过去。

    语柠放下耳边的手机,嫣嫣正好来了。

    嫣嫣看着有些凌乱的语柠,问道:“天。语柠,你该不会一晚上都在这里陪着那个奇怪的人吧?”

    语柠回答道:“是的,我怕我们丢下这个人又会闹幺蛾子。”

    “你在胡编些什么?”嫣嫣十分无语的说道:“我们又和他不熟。”

    “唉,我没有胡编,再说了我们也是同一所大学的学生。”

    “哦,是吗?你该不会是喜欢上这个精神病了吧!”

    “你在说些什么?”语柠愤怒的说道。就不再理会嫣嫣了。

    半个小时后,泰禾喘着大气推开病房的门,冲向躺在床上的凌风。

    两位女生看着邋遢的泰禾,有些辣眼。语柠向紧张的泰禾说着:“放心,他没有事。昨天半夜的时候,医生给他喂了安眠药。”

    泰禾有些大声的说道:“安眠药有什么用?他就不该吃安眠药。”

    嫣嫣正要向前骂泰禾,语柠却抢先问道:“为什么他不能吃安眠药?”

    “安眠药只会加重他的病情,”泰禾注意到自己有些过了,缓了口气回答道:“他这特殊的抑郁症,已经十二年没有出现过,怎么突然就复发了?”

    泰禾刚刚解释完,凌风再次醒过来。

    醒来的凌风直接坐了起来。他开始敲打着自己的脑袋,疯狂的嚎叫着。

    泰禾见了,直接跳上床锁住了凌风,对语柠和嫣嫣叫道:“快,找东西把他绑起来。”

    “啊~!”嫣嫣害怕的退了一步并说道:“这不太好吧?”

    泰禾特别无语,说道:“唉,不将他绑了,他会自残的。”

    语柠犹豫了一会儿。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把剪刀,将医院的窗帘下了一截。

    嫣嫣都呆了,十分无语:“语柠,还好是这单人病房,不然护士们会将你当做歹徒。所以,你从什么地方拿出的剪刀啊?”

    语柠将剪下来的窗帘再剪成条形状,回答道:“我包包里拿的。”

    嫣嫣:“........。”

    泰禾用尽全力,十分痛苦的喊道:“你俩能不能别聊了,我快撑不住了。”

    语柠和嫣嫣听了,立马将剪好的条形窗帘拿起来。一人控制,一人绑。

    十分钟后,三人坐在椅子上,气喘吁吁的。语柠问秦禾:“现在该怎么办?”

    嫣嫣看向泰禾,也问道:“对呀!你应该有办法吧!”

    泰禾喝了一口水,缓了缓回答道:“我去打个电话给我爸。之前是我爸帮凌风控制的病情。”

    泰禾说完,便拿着手机出了病房,拨打了他父亲的电话。

    正在开会的泰父看着亮起的手机,毫不犹豫的接听了:“臭小子,有什么事?”

    听到儿子在电话里的解释,泰父在会议室里瞬间站起来,离开了。

    泰父边走边说道:“小子,唐医生就住在津都。我先让唐医生过去。我坐飞机来找你们。”

    泰禾看着挂断的电话,内心有一丝吐槽:我以前生病都没见你紧张过。

    “怎么样了?”语柠走到泰禾的身后,问道:“你爸怎么说?”

    “已经解决了。接下来等着。”

    嫣嫣正好也出来了,听到泰禾说的话问道:“真的吗?那我们俩可以走了吗?”

    泰禾客气的回答:“当然可以。谢谢你们了。”

    语柠却拦住了嫣嫣说道:“那个谁,我们会等他醒了再走。”

    嫣嫣睁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小声问道:“语柠,你干嘛?”

    语柠也小声的回答:“嫣嫣,等他好了我们再走。这样我们才安心一点。”

    嫣嫣咬了咬牙,最终听了语柠的话,留了下来。

    语柠走到泰禾身边,问道:“你好像比你的朋友还了解他,能和我们说说他的事吗?”

    泰禾看着两人说道:“就算你们不问,我也会说的。”

    嫣嫣摸了摸头,疑惑道:“为什么?”

    泰禾深吸一口气说道:“听我说完再给你们解释。”

    两位女生点了点头,便听泰禾说道,十二年前,泰禾的爸爸牵着一位和自己一样年龄的孩子回家。那个孩子就是凌风。

    凌风当时双瞳如灰,像似见不到这个世界的色彩。

    泰禾看着没有一丝情绪的凌风,站在他的身旁,彷若冰窖。

    泰禾特别害怕,不敢和凌风一起玩。就跑到泰爸身边说了这一件事。

    泰爸蹲下摸着泰禾的头说,儿子,凌风的父母是我最好的朋友。他的父母出了车祸。

    但凌风侥幸逃过一劫,却看见自己的父母死在自己面前。他泪腮中的眼泪都哭干了。

    在现场的人们看到了凌风,都纷纷的同情的说,“倒霉的孩子、”“可怜的孩子。”

    凌风当时处于特别伤心的时候。听到周围同情的话语,在他的内心中成了阴影。

    所以以后你和他上学的时候,不要和同学们说他的情况,也不要在凌风面前说那些话语。明白了吗?

    泰禾听懂了父亲说的话。因为他妈妈生了他之后,就去世了。他虽然不知道凌风是什么样的疼,但绝对比自己痛苦。

    泰禾就这样小心翼翼的和凌风玩耍了起来。

    凌风终于笑了。但却令人没有想到的是。

    在学校上学的时候,因为是新同学。有一次小孩子们聚在一起,说起自己的父亲母亲时。

    一位男孩子,问到凌风,你的爸爸妈妈呢?

    泰禾刚好没有在凌风身边。那些同学见凌风沉默不语,便纷纷开始笑着说,你真可怜,没有爸爸妈妈。

    凌风本就处于一种特别不稳定的状态。

    在同学们的话语之中,凌风的病情爆发了,他的眼泪像水一样往外涌。

    泰禾回到教室,看见同学们围着凌风说那些话语。心里大叫不好,他冲了上去赶走了那些同学。

    之后,泰禾拍着凌风的肩膀问,你没有什么事儿吧?

    凌风抬起头,用流着汪洋般泪水的灰瞳看着泰禾。

    泰禾看着凌风的灰瞳吓了一大跳。原本还带着一丝丝棕色的双瞳,已经完完全全的变成了灰色。特别深邃的灰色。

    泰禾直接去找老师给父亲打电话,说明了情况后,叫父亲快到学校来。

    当老师和泰禾一起到教室的时候,凌风像疯了一般打自己的脑袋。

    泰禾和同学们被吓得动都不敢动,看着老师急急忙忙的跑过去,紧紧的将凌风抱在怀中。

    凌风在老师的怀抱中疯狂叫喊,直到泰父的到来。

    泰父接过老师抱着的凌风,带着泰禾飞快的回到家中。

    泰父不得不将凌风绑了起来,打了一个电话给别人,也就是唐医生。

    唐医生当时二十九岁,就已经是在国内很出名的一位精神疾病专家了。

    唐医生正好带着外甥女在硕林市游玩,他听了凌风的情况后,就毫不犹豫的带着侄女来到了泰禾家。

    唐医生看着绑着的凌风,内心一紧,再看到了他深邃的灰色双瞳,更是吸了一口凉气。

    唐医生对着泰父直摇头,说自己没有办法,这病不是用特殊来形容了,而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的疾病。

    两个人都觉得无望的时候,唐医生的外甥女在边上听见了凌风的哀嚎。她特别烦闷,猛地冲到了凌风面,指鼻骂桑道,你嚎什么嚎,再嚎我打你。

    原本没意识的凌风却突然安静了下来,让唐医生和泰父都觉得奇怪。

    唐医生最后在外甥女的帮助下,让凌风忘记了那一段伤心的记忆。

    在唐医生的建议下,泰父将凌风送到了儿童福利院,让他在一样不幸的孩童中长大。

    泰禾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所以你们俩个不要在学校和凌风面说那些话。”

    嫣嫣听到泰禾说的一切,直摇头说道:“他这么惨啊?”

    “唉,”泰禾叹了一口气说道,“虽然唐医生消除了凌风的记忆,但是他除了我和福利院的人,都不会和别人接触过深。所以到现在他只有我这一个朋友。”

    语柠在一旁听着,有一些尴尬的问道:“你说的唐医生,该不会是.......。”

    泰禾听到语柠的话,说道:“是唐正楷医生。”

    语柠听到泰禾说出这个名字,瞬间石化。内心说道。

    怪不得看着他的病症有一些熟悉,原来如此啊!

    嫣嫣看到呆愣的语柠,连忙摇了摇她问道:“语柠,语柠,你怎么了?”

    语柠被嫣嫣的话语叫醒了,猛地站了起来,拉着嫣嫣就要走,说道:“走,我们快走。这里不能待了。”

    坐在一边的泰禾一脸茫然。

    而嫣嫣更无语,明明是你说要留下来的好不好。她没有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而是问道:“语柠,到底怎么了?”

    “总之,嫣嫣,我们快走。”语柠十分坚定的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