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文学 > 爱到极致才是悲伤 > 第四章 她和他是彼此的光芒
    语柠和嫣嫣刚好收拾好她们的东西,抬脚就要走。身后这时响起了一道洪亮的嗓音:“叶语柠,你要去哪里呢?”

    语柠呆呆的扭过头,十分害怕的回答道:“舅......舅舅,真是太巧了。”

    中年男子看着语柠,笑着说:“对呀!太巧了。你就留下来吧!”

    嫣嫣见过中年男子,一下子就明白为什么语柠害怕了。

    泰禾茫然的看着他们,有些摸不着头脑。

    中年男子看到泰禾,惊奇的问道:“你是泰禾吧?这些年不见,长大了。”

    泰禾先是愣了一下,随既反应过来,回答道:“是唐叔叔啊!真是不好意思,麻烦叔叔了。”

    “唉,当年第一次见到凌风身上的病时,”唐正楷叹了口气,说道:“我在硕林研究了好几年,最后回到津都,也在研究。结果就是到现在都没有成果。”

    “没事儿的,趁他现在还不太严重。用催眠把他这几天的记忆清除一些吧!”泰禾对唐正楷说道。

    唐正楷听了之后,点了点头。就进入病房之中。开始催眠凌风。

    津都西外,有一座特别辉煌的府邸。

    府邸在几座山下面,彷如古时的楼台。

    古建筑的府邸大门上的牌匾上写着一个气势磅礴的凌字。

    府邸的院子中,一位老者躺在摇椅上闭目养神。

    老者气势如虹,却在脸上写满了忧伤。他时不时的睁开眼睛,看着天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又闭上了眼睛。

    直到一位穿着军装的中年走到了老者的身旁,说道:“爸,这三个月查到有上百万姓凌的人进入津都。”

    “这么多,”老者板着脸,十分不悦的说道:“就不能缩小一下范围是多少?”

    中年人听到老者的训斥,继续说道:“这十多年,我们查了全国上亿凌姓,有三千多万十八岁的,而进入津都的大学生,有三万人,我昨天在津都市医院,看到了和老三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人,此人叫凌风,患有极度抑郁症。爸,我们要去查一下吗?”

    老者听到儿子说的话,从摇椅上缓缓站了起来。他有一些激动的徘徊走着,嘴里也念叨着:“凌风,凌风....”

    中年人在一旁静静的站着。过了几分钟,者突然望向他,激动的说道:“凌渡,你可还记得云壮志,风扬满天。”

    凌渡双眼睁大,也有些激动的说道:“爸,我马上去查一下凌风这个人。”

    老者看着凌渡离开的背影,满脸愁也有了一点笑容,那怕是一丝的希望,他也不会放过。

    医院之中,唐正楷正对着已经被催眠的凌风轻轻的说道:“凌风,忘掉吧!你内心中最痛苦的回忆。忘掉吧!”

    凌风躺着,毫无生气的回答道:“嗯,我不会记得这一切。”

    唐正楷擦了擦额头的汗,正准备将凌风唤醒。却没有想道凌风突然大吼大叫起来:“啊~!我忘不掉,忘不掉。”

    凌风猛烈的挣挣扎着,但他却并未睁开眼睛。

    三人瞬间懵了,语柠向前问道:“舅舅,怎么回事儿呀?”

    唐正楷急忙检查凌风,并回答道:“从十二年前开始,有上百次对凌风进行催眠。我估计是因为催眠太多,导致凌风的内心有些抗据。”

    语柠看着凌风双手和双脚上红红的勒痕,心里出现了一丝害怕。

    凌风此刻的意识中,有小孩和大人的声音。他们的话语一遍又一遍的传入凌风的耳中。

    凌风在这黑夜之中,抱着脑袋大叫大喊。

    在这茫茫无尽的黑暗之中,一丝又一丝的光亮渗透了进来。

    凌风哭泣着抬起头,看见周围的人被强烈的光亮撕破。

    凌风呆呆的看着光。

    光消失之后,凌风的灰瞳己破碎了。他看着强光中的一位小女孩的身影,昏了过去。

    语柠不知什么时候跑过去拉住了凌风挣扎的双手。

    在她刚一触碰到他的双手时,他却突然安静了下来。

    语柠趁几人的注意在凌风的身上。她悄悄的退到一旁,看着安然躺着的凌风。想到了十二年前刚见到他的时候,她现在很想和他说:不要去想那些最痛苦的事情和死去,要想着怎样活下来,活出自己的精彩不凡。因为在天空之中,会有人一直看着你。

    傍晚的朝霞,很是美丽。

    凌风慢慢的清醒过来,却感觉自己在黑暗中最隐秘的角落。他看见了霞光中的语柠,光芒照亮了他。

    在凌风的心之城中。他觉得无法再看到那颗最闪亮的星星。因为星辰离他越来越远,让他无法追寻那颗最闪耀地星星。

    而此时的凌风,他看到了光芒和闪耀的星星。他笑了,笑得很温暖和开心。

    泰禾看到了凌风的情绪,急忙的说道:“唐叔叔,你看看凌风是不是被催眠傻了。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他那种笑容。”

    凌风抬起手,摸着头,说道:“我没有事。我还记得一些事情。”

    凌风脸上的笑容逐渐暗淡,变为忧愁,回忆着残缺的痛苦。他还差那么一点点,就要哭了出来。但他必须告诉自己,保垒不会崩塌的。

    病房的门被人拉开,泰父急冲冲的走了进来,看着坐在病床上的凌风,问道:“凌风,好些了吗?”

    凌风也看向泰父,回答道:“嗯,谢谢叔叔的关心,我已经记起一些事情了。”

    泰父终于缓了一口气,给凌风办了出院手续,带着众人去吃晚饭了。

    语柠和嫣嫣看着眼前的食物都激动到哭了,因为这一天都没有吃好。

    泰父看着两位女生,对两男生问道:“你们认识吗?”

    泰禾和凌风吃着东西回答:“不认识。”

    “那还不赶快认识认识。”

    两个男生被泰父的呵斥吓了一跳,向两位瞬间脸红的女生伸出手说,“泰禾”,“凌风。”

    两女生也只好向两男生握住,说道,“罗嫣嫣”,“叶语柠。”

    泰父笑着说道:“这才对嘛!老唐,走,我们出去聊聊。空间留给年轻人。”

    唐正楷夹了一块肉放在嘴里,站起来走着回答道:“好,我们走吧!”

    留下四个人,红着脸低着头自顾自的吃着东西。

    不知道过了多久,泰禾突然问凌风:“你还记得你今天情绪失控吗?”

    凌风啃着一块骨头,望向泰禾回答道:“今天和昨天的事情我都记得呀!只是十二年前的车祸的事情不记得情况了,就是知道有这么个事情。”

    凌风说完,放下嘴里的骨头,叹了一口气,心中不知从何而来的悲痛。

    语柠被凌风的话语惊了一下,头低得更低了。嫣嫣像是没受到任何影响,继续品尝着美食。

    泰禾听了之后,放下手中的筷子。郑重的问道:“那你还记得你是怎么把情绪缓和下来的呢?”

    凌风想都没有想,脱口而出:“语柠呀!我看见她就像看见了太阳。”

    嫣嫣这时停下了吃东西,茫然的问道:“凌风,你这是在表白吗?”

    泰禾也是大吃一惊,实在是无法开口说什么。

    凌风也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向语柠看去,却看见语柠的脸红通通的,她开囗说道:“你在瞎说些什么?”

    几人在奇怪的气氛之中结束了饭局。

    语柠和嫣嫣坐着唐正楷的车先离开了,凌风和泰禾在等泰父的安排。

    凌风看着开得越来越远的车,内心中想着:“她,还记得吗?”

    嫣嫣坐在副驾驶位,语柠坐在后面闭着眼睛,回忆着十二年前。

    六岁的语柠,因为父母吵闹离婚,她没去上学,去找舅舅唐正楷。

    唐正楷便为语柠请了假,带着她去了硕林市散心游玩。

    语柠刚玩了一天,便和舅舅火急火燎的去泰禾家治凌风的病。

    刚开始的催眠治疗虽然成功了,只是让凌风安静平缓了下来。

    之后许多天,语柠的舅舅一直在观查凌风的情况,便和语柠在硕林市多待了两天。

    在语柠快要离开的时候,她看见坐在院子里凌风。

    她坐到了他的身旁,向他的眼神望去,问道:“你在看些什么呀!”

    “我在看着那些盛开的花,其中有我妈妈喜欢的桅子花。”小凌风双眼无神,带着一丝吵哑的声音回答道。

    “哦。”

    “你的爸爸妈妈呢?”小凌风看着在自己眼中发光的语柠,问道。

    语柠心中悲痛,回答道:“我从小就没有和他们一起出去玩过,他们天天吵架。他们都不想要我。”

    语柠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凌风病后第一次有了手忙脚乱的情况。他对她急忙地说道:“不要哭了。我曾经在书上看到一句很深奥的一句话。”

    语柠哭咽着问道:“是什么话?”

    凌风回答道:“那句话是--时光不归,童话散场。没什么追随,就远离吧!没什么不好,至少在那段日子里,你曾停留过。”

    语柠呆呆多看向凌风,像是看着他是光芒一样留在了她的心中。

    凌风看着平静下来的她,继续说道:“等我们以后都明白这一句话的含义,我想你就会多笑着了。”

    语柠离开后,就因为凌风说的那一句话。一有机会就和舅舅去泰禾家。她去看凌风。

    但凌风随着催眠治疗,一点一点的忘记一些事。直到忘掉之前的大部分记忆。她也会在假期跟着舅舅。

    语柠却只能在远处看着凌风,看着他身上闪烁着的光芒。带给她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