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文学 > 爱到极致才是悲伤 > 第五章 不速之客
    语柠睁开眼睛,微微的呼了一口气。抿嘴轻笑了一下,心里说道:“估计嫣嫣不知道我和他们认识吧!”

    凌风也已经在车上。望向车窗外的星夜,心里想着,为何之前她像装作不认识我呢?

    泰禾问道泰父:“爸,我们去什么地方?这不是回学校的方向吧!”

    凌风被话语声拉了回来,也有些奇怪的看着秦父。

    “哦,忘了和你们说了,”泰父回答道:“你们的行李,我已经托人收拾好了。我给你们重新安排了住处。”

    凌风听了,有些疑惑的说道:“叔叔,明天学校要开始军训。住在学校好点吧!”

    “没事的,唐医生家离津都大学不远。也是为了你的病。”泰父对凌风说道。

    “可是,我不习惯住别人家里。”凌风说道。

    “唉,”泰禾叹了一口气说:“老爸,你之前怎么不和我们商量一下。”

    “没事儿,现在不就知道了吗?”泰父毅然决然说道。

    泰禾听了,和泰父争吵了起来。而凌风靠在了车窗上,不再说什么了。

    凌风靠着车窗看着沿途的风景,心在空气中遨游着。他突然坐直身体,像是想到了些什么,就开心的笑了起来。

    在争吵的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凌风的举动。

    十多分钟后,泰父的司机开进了一个别墅区。

    在门牌号是二十七的别墅前停了下来。

    凌风和泰禾下了车后,看见前面还有一辆车。两人走向前去,拿出来了他们的行李。

    泰父坐在后面的车向两人开了过来。泰父按下车窗,对两人说道:“到了,你们自己进去吧!我有事儿先走了。”

    泰禾问道:“爸,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要走?”

    “唉,臭小子,”泰父无奈的说着:“我不忙的话,你还能到处鬼混吗?”

    “额,也对。”泰禾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叔叔,慢走。”凌风送别道。

    泰父点头应了一声,司机就开着车走了。

    凌风和泰禾直到看不见车的踪影后。才拎着大包小包来到二十七号别墅门前。

    凌风想了想,对泰禾说道:“要不,你按门铃吧!我拿东西。”

    泰禾没有多想,应了一声便向前去按响了门铃。

    别墅里,刚刚洗好澡的语柠,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向客厅看电视睡着了的唐正楷叫道:“舅舅,快醒醒,去开一下门。”

    唐正楷猛然的抬起头,有些迷茫的走到门前。他打开门,看到铁栅栏站着的凌风和泰禾,清醒了一下,说道:“哦,原来是你们到了呀!”

    走到客厅的语柠看着打开门的唐正楷,听到一点点的话语声。她觉得有些奇怪,她住在这里这么久,知道从来都不会有人来家里找舅舅的,认识和不认识的人都不知道这个住址。

    语柠拿着毛巾搓着头发,看着门外是谁来了。

    唐正楷带着凌风和泰禾进了门,换好鞋子。

    语柠定睛一看,看到了凌风。她想到今天的事,撒腿就跑上二楼的房间里。

    凌风和泰禾两人寻着跑步声,愣愣地看着语柠,有些尬尴。

    唐正楷见了,笑着说:“语柠有五年没见过你们了。加上这几天见面,你们都没有认出来是谁。”

    “啥,”泰禾有些惊讶的说道:“唐叔叔,她就是你那个外甥女?”

    凌风看着泰禾,有些惊奇的说道:“这么多年,你把她的名字给忘了呀!”

    唐正楷听了凌风说的话,哈哈大笑地说道:“凌风,还真不是这样的。每一次我给你催眠冶病之后,语柠都是和你玩,泰禾被语柠恐吓了。看到语柠绕着走。”

    凌风听了之后,也大笑了起来,问道:“泰禾,真是这样的吗?”

    “对,是这样的。”泰禾满脸黑线的说道:“凌风,你就不该记起之前的事。”

    房间里的语柠揉了揉通红的脸,和嫣嫣听着楼下的笑声。

    嫣嫣看着心魂都要飘走的语柠,笑着问道:“我的柠檬呀!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呀?楼下的人是谁,我们去看看吧!”

    嫣嫣说完,坐在床上的她站了起来。拉着语柠就要出房门。

    语柠都没有反应过来,叫喊道:“不要呀!是凌风,嫣嫣,我都说出来,我招了。”

    嫣嫣这才停了下来,重新回到床上,嘟囔着:“早说不就好了。”

    语柠拿出自己的日记本,双眼放着光芒指着说出每一件事儿。

    深夜,凌风翻来覆去睡不着。脑袋里全是语柠顶着湿漉漉的头发看着他之后,落荒而逃的背影。

    凌风心里想着,她的容颜越来越发的有气质了。她好美,她好漂亮.......

    凌风想着想着,猛地扇了自己一耳光,心里大吼道:凌风,你在干嘛?乱想些什么?还不睡。

    凌风就将脑海的内容抛开,闭着眼睛,再也不睁开,终于睡了过去。

    清晨,五个人66续续的起了床,坐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

    五个人朦朦胧胧的,终于有人发现了不对劲。

    凌风顶着黑眼圈,看着语柠说:“我去做早餐。”

    语柠脸微微一红,特别小声的说道:“我...我去刷牙。”

    嫣嫣被两道声音惊得清醒了,她笑呵呵的跟上了语柠。

    泰禾和唐正楷没有受到思亳影响,一人一半沙发,继续补觉。

    到了卫生间里的语柠。放出水龙头的水用手接着,往脸上一泼。

    刚冷静了一下的语柠,身后突然传来了嫣嫣奇怪的声音:“语柠。”

    语柠被吓了一跳。她幽怨的看了一眼嫣嫣。

    嫣嫣笑了笑,说道:“语柠,以后记得关厕所门哦。”

    “知道了。”

    桌上放着五碗面条。几人洗漱完之后,就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起吃起了早餐。

    早餐过后,唐正楷去医院上班了。四人则是一起去学校了。

    语柠和嫣嫣走在最前面,凌风和泰禾在后面。

    嫣嫣挽着语柠的手,小声地说道:“语柠,怎么样?面条好吃吗?”

    “唉呀!嫣嫣你别笑了,别说了。”语柠没好气的说着。

    泰禾在后面看着前面嬉嬉笑笑的女孩儿,向发呆走着的凌风说道:“凌风,我感觉你好像和语柠有一点不简单呀!”

    凌风突然一个踉跄,差点在平地上摔一跤。他缓了缓说道:“你天天就知道瞎想。”

    泰禾听了之后,就一脸懵,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津都大学开学第一天。学生们早早的到了学校去了教室。

    凌风和泰禾因为意外,根本不知道他们的教室在哪里。

    两人找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找到了教室。

    泰禾和凌风直接从后门进了教室,在最后一排坐了下来。

    泰禾看到前面的两位女生佷是眼熟,才想起来是谁,他叫道:“嫣嫣、语柠?”

    凌风和泰禾前面的两位女生转过头来,嫣嫣吃惊的说道:“唉,你们和我俩还是同班啊!”

    凌风看着语柠笑了笑,说:“好久不见,你还是你。”

    “嗯,那是当然了,”语柠也笑着说:“不过你好像变了。”

    “哦,是吗?我没感觉到呀!”凌风摸了摸头,说道。

    语柠见到凌风茫然的样子,有些高兴的情绪。

    殊不知另二位吵了起来。

    泰禾看着嫣嫣,问道:“来学校报到那天的箱子该不会都是你的吧?”

    嫣嫣想了想,回答道:“是我的,怎么了?”

    “呵,”泰禾有些不高兴的说:“以后别用那么多箱子了,容易伤到人。”

    嫣嫣听出了泰禾的话中话,也不高兴的说道:“我就要用那么多箱子,我喜欢。”

    “哦,祝你早日栽跟头。”

    “你.......”

    嫣嫣被气得直咬牙。直到津都大学的大一新生被叫道操场上集合。

    校长在台上讲了很多,下面的学生也很多在神游。

    校长讲完话后,就有好多位穿着迷彩服的人站在了众学生后面。

    然后他们的班住任们抬出好多箱子,拿出迷彩眼两套发放在学生手中。

    发完迷彩服后,众老师们一句话也没有多说,就离开了。

    因为上午已经被校长的说话,占据了大部分时间。大一学生们下午才整整齐齐的穿着迷彩服。

    凌风班上五十六人,站在广场西边。

    五十六人前站着一位铜肤的人,望着他们说:“你们好,我是你们的陈教官。”

    五十六人:“陈教官好。”

    “同学们好,军姿十分钟。”

    五十六个人瞬间迷茫。

    陈教官随便叫了一个人来前面,说道:“你们看好这位同学。抬头,挺胸,站直,左右手放直,中指对着裤缝。军姿十分钟。”

    陈教官边说边指导着前面的同学,其余人也认真看了,都觉得没什么难的。

    纷纷站起了稍微标准的军姿。

    差不多过了十多秒,陈教官说道:“站军姿的时候。你要动的话必须打报告,比如要挠个痒什么的,都必须打报告。”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报告,教官,我挠痒。”

    “报告,教官,我擦汗。”

    ........

    十分钟后,陈教官声音很是洪亮道:“全体都有,立正,稍息。”

    “立正。向右看齐。”

    “向前看。第一、二、三、四、五排从左至右报数。”

    .......

    磕磕碰碰半个钟,凌风这个班才勉强在这些指令中让陈教官满意。

    陈教官:“立正,大一a(六)班,人数五十六,已经到齐。在站军姿时,有一百零二次报告。所以,全体都有,向右转,跑步走。”

    “围绕跑道,一百零二圈。”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