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文学 > 爱到极致才是悲伤 > 第六章 他从来没有变过
    陈教官强硬的口气,配上他那没有一丝情绪的脸。

    让同学们很是害怕。他们不得不围绕着操场跑着。

    这时其它班的教官纷纷以凌风他们为警示,警告着其他学生。

    津都大学的橡胶跑道,一圈有一千米,对于这些学生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他们刚开始还很好。越跑到后面越慢,直到天空被黑色占领了。

    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少圈了,只知道早就控制不住脚向前慢跑着。

    原本整整齐齐的队伍,早就零零散散了,东一个西一个的。

    泰禾整个人都像丧尸一样慢慢跑着,嫣嫣也在他后面跟着。两个人一前一后,让人很是想笑。

    凌风像是还有力气,是所有人中跑得最多的。他却还能保持着奔跑。

    凌风慢慢地追上甩了好多圈的语柠,减速向她关心地说道:“语柠,要不你就不要跑了,慢慢走吧!全班一大半的人都这样的。”

    “嗯,”语柠没气力的回答:“我早就已经跑不动了,我感觉我马上就要倒了。”

    凌风听了,本想扶着语柠。手却伸到一半收了回来,他不敢去扶了。他有些急切的说道:“语柠,千万不要一下子停下来,要慢慢地停下来。”

    语柠听了凌风的话,慢慢地转化为走,整个人都好了一些了。

    当晚上八点整时,陈教官叫同学们缓缓的停下来,慢慢地让同学们走到了一堆。

    陈教官说了好多剧烈运动后的注意事项后,放他们走了。

    同学们放学后,还是有一些同学根本没有听陈教官的话。

    语柠和嫣嫣出了校门,迫不及待的跑到便利店买了冻水。

    她们俩早就渴了,而且在这夏季的末尾,温度还是稍微有点高,又加上没有吃晚饭,有些脱力了。

    语柠早就拧开了水,一下子瓶子就被她喝空了。她笑着说道:“终于舒服了。”

    嫣嫣刚好拿了一些零食,付了钱之后,她也拧开冻水,刚要喝的时候,一道声音传来:“嫣嫣,不要喝。”

    嫣嫣愣住了,停下喝水。朝声音望去,看到凌风和泰禾,怒斥地说道:“干嘛!跑了一午还不让人解渴。”

    凌风严肃的说道:“没说让你不喝。就是因为跑了一午,再加上你是女孩子,我怕你喝了之后,明天就当了病员。”

    “切,什么嘛!我以前跑累了,也有喝冻水,怎么没有事儿?”嫣嫣有一些生气。

    泰禾向嫣嫣解释道:“你知道跑累了,停下来了。跑累了却还不得不跑,两者能一样吗?猪。”

    嫣嫣气得跺脚,刚想骂泰禾,身旁的语柠却突然倒在了地上。

    凌风立马冲上去扶起了语柠。他看着旁边的空瓶子,问道:“嫣嫣,语柠是不是喝了一整瓶冻水?”

    嫣嫣和泰禾被吓了一大跳。嫣嫣呆愣着回答道:“嗯,语柠拿着冻水就直接喝了。”

    凌风听了之后,将语柠抱着就跑了。泰禾和嫣嫣也马上跟了上去。

    凌风抱着语柠很快就回到了别墅。他将语柠放在沙发上,找了一床被子给她盖着。

    嫣嫣和泰禾晚了十分钟,才到的家。

    两人二话不说先喝了一口温热水。

    才缓了一口气的他们,便听到了凌风在厨房的声音:“嫣嫣,这里有暖宝宝吗?有的话帮我拿一个。”

    “好,”嫣嫣缓了一口气回答道。

    凌风很快从厨房里端着一碗姜汤出来了。

    凌风将姜汤放在茶几上,接过嫣嫣手里的暖宝宝。他将被子拉开,将暖宝宝放在语柠的肚子上,再将她的手放在暖宝宝上面,再用被子将她盖好。

    另外两人站着看着,一句话也没有说。

    直到凌风停了下来,泰禾惊讶的说道:“哇~,这是我认识的凌风吗?难道我以前认识的是一个假凌风?”

    嫣嫣笑着说道:“我估计凌风只是对最亲和最熟的人才会这样吧!”

    泰禾立马否定的说道:“不会,他从来都没有对我这么好过。”

    凌风有一些慌乱,全然将两人给忘记了。他有一些脸红的说道:“那个,泰禾和嫣,我去做晚饭了,等下语柠醒了让她先将汤喝了。”

    凌风说完话,逃似的进了厨房。

    嫣嫣和泰禾看着凌风的背影,笑了出来。

    差不多过了半个钟,语柠才从冰冷的意识中清醒了过来。

    语柠有些难受的看着坐在另一边看电视的嫣嫣和泰禾,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在家里了。

    语柠感觉到了腹上的温暖,双手知道了是暖宝宝。她有些艰难地开口叫道:“嫣嫣,我好饿呀!给我拿些零食。我舅舅还没回来吗?”

    嫣嫣听到了语柠的叫唤声,将电视的遥控器丢给了泰禾,急忙跑到语柠面前,说道:“我的柠檬呀!你还想着零食,你舅舅今晚不回来了。”

    语柠皱着眉头,再一次艰难的说道:“不吃零食我们吃什么?我好饿呀?”

    嫣嫣端起茶几上还有余温的汤的汤,说道:“害,零食你就不要想了。汤到是有一碗,你先喝了吧!”

    语柠实在不想说话了,感觉到嫣嫣将汤勺送到她嘴边,她张口喝了下去。她眉头史皱了,说道:“姜汤?我不喝了,不好喝。”

    嫣嫣笑着说:“哎呀!柠檬呀!你要是不喝的话,我估计等一下凌风要用嘴喂你了。”

    语柠听到这一句话,人都清醒了几分,只好将姜汤喝了下去。

    十分钟后,凌风已经做好了晚餐,叫他们过来吃饭。

    语柠喝了汤好了一大半,抱着暖宝宝就跑了过去。

    泰禾和嫣嫣边吃边看着凌风和语柠,然而两人却什么也没有看到,十分令人失望。

    晚饭后过了半个钟,洗了澡,已经很晚了,就都回房间了。

    语柠此时在房间里活蹦乱跳,嫣嫣看见了,笑着说:“语柠,刚刚才恢复过来,就安静一点。难道你还想让凌风抱着你跑?”

    语柠脸红着像苹果一样,害羞的说道:“唉,嫣嫣。我只是有一些高兴。”

    语柠说完话便躺在床上用被子将自己遮住。

    嫣嫣有些嘲讽的说道:“哟,我看你是有些春心荡漾了。”

    语柠在被子的尖叫着:“呀~!好了,嫣嫣,关灯睡了。明天还要早起。”

    嫣嫣摇了摇头,关了灯,在叹息中睡了过去。

    而语柠此时将头从被子里露了出来,想到了六年前。

    有一次语柠被一个坑绊倒了,摔得她很疼。

    凌风小心翼翼地帮她处理了伤口。

    语柠回想着,心里暖暖的。心里开心的说着:原来他还是他。并没有改变过。

    语柠微微一笑,睡了过去。

    清晨,凌风早早地准备好了早餐,等着他们醒来。

    三人没过一会儿,就在下楼梯的时候痛得龇牙咧嘴。

    三人好不容易才坐在餐桌,吃起了早餐。

    嫣嫣看着心情有些愉悦的凌风,问道:“凌风你好像心情不错,你的腿不疼吗?”

    泰禾和语柠也很好奇的看向凌风。

    凌风有些尴尬,回答道:“有吗?我只是看着语柠精神好了很多。”

    语柠脸红红的低下了头,不敢看向众人。

    泰禾有些心痛的说道:“凌风,你变了。现在你左一声语柠右一声语柠的,我呢?难道你就把我忘了吗?”

    凌风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起来,大叫道:“你给我一边去。”

    吃完早餐后,四人换好迷彩服,就往学校去了。

    泰禾看着走在前面的嫣嫣,问道:“哎,嫣嫣你不是搬行李在学校宿舍了吗?怎么跑来和语柠一起住了。”

    嫣嫣停下来,转过身回答道:“要你管。我想住在什么地方就住在什么地方。”

    三人:“……。”

    军训了一个星期后。学生们已经有些习惯了,腿和手也不是那么痛了。

    凌风和泰禾在训练结束后,闲逛着校园。他们走着走着,看见通知栏那边围满了人。

    凌风和泰禾也走上前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两人挤进人群,看到了新贴的校园通知。

    这是一篇明天学校要换教官的通知。凌风看完后,说道:“什么叫不符合市领导的要求。这些教官本来就很严厉的,这都不符合的话,那新来的教官该不会是特种兵吧!”

    泰禾笑着说道:“凌风,训练我们用特种兵,你想多了吧!”

    “唉~,”凌风说道:“我本来就是说说。走吧!回去了。”

    凌风和泰禾出了校门,泰禾与凌风道了别。便分开了。

    凌风则是在校门站着。

    直到语柠出来,凌风跑上去叫道:“语柠,这边。”

    语柠走到凌风面前,问道:“这俩天你怎么一直在这里等我呀?你要能先回去,就不用等我了。”

    凌风笑着回答道:“那你为什么将嫣嫣给支开了?她也俩天没和你一起回去了。”

    语柠听了之后,扭头就走,有些害羞的说着:“你真讨厌。”

    凌风笑着追了上去。

    津都西外,凌家。

    凌渡向老者说道:“父亲,已经安排好了。马上就能和三弟的儿子见面了。”

    “好,”三老者有些高兴的说道:“你确定好了吗?要不再确认一下。”

    凌渡笑着回答道:“父亲,你放心,我已经确认很多遍了。没有出错。”

    老者知道自己有些高兴过头了。了他稍微有一些严肃的说道:“嗯,好。叫那几个小子收敛一点儿,那是我的孙子。”

    “是,父亲。”凌渡表面上说道。内心也同时吐槽着,话说那几小子好像也是您孙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