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文学 > 爱到极致才是悲伤 > 第七章 奇怪的教官
    语柠和凌风回到别墅后。

    凌风做好晚餐,看了一下时间。才晚上七点半,他和她们说了一声就出门了。

    嫣嫣夹着菜,问道:“语柠,你知道他去干嘛吗?”

    语柠端着碗,回答道:“我怎么知道他去干嘛?不要问我,问泰禾。”

    嫣嫣将刚才夹的菜送进嘴里,一脸不相信,说道:“你和他都一起回家一个多星期了,不问你问谁。你们不是在交往吗?”

    语柠差点没被饭给呛死,她喝了一口汤,解释道:“你在想什么?我没有和他交往,我们只是朋友关系。”

    “说是朋友,”一旁的泰禾听了半天,开口道:“背着我们干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我们也不知道啊!”

    嫣嫣附和地点着头。

    语柠算是明白了,跳进黄河里了。

    凌风来到了之前上班的地方,饭店老板见了他问道:“唉,是你小子。你不来上班了也不结了工资再走。”

    凌风心里很是感动,向老板解释道:“对不起,老板。之前出了意外,等意外过后正好开学了,大一新生军训。”

    “那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老板质问道。

    凌风摸了摸身上的口袋,突然想起来,自从他出院后,就没有看见自己的手机了。老板不说这茬儿,他都快忘了他那部按键手机。他有些尬尴的回答:“额,我现在才知道手机丢了一个多星期了。”

    老板有些哭笑不得,拍了拍他说道:“来上班的是吧?”

    “嗯。”

    “把前段时间的工钱给你,”老板拿出钱包,递给凌风七、八张红票票说道:“以后你的工资日结。”

    凌风看着老板,双眼有些红红的,说道:“老板,这钱给多了吧?没有那么多。”

    老板将钱硬塞在凌风手里,轻轻踢了他一脚,有些生气的说道:“还不去干活,想偷懒偷到下班啊!”

    凌风只好将钱揣好在口袋里,双眼含着泪光走进了厨房刷起了盘子。

    在家里的语柠,语柠在自己的衣物间里。她打开衣柜,拿着自己的睡衣。

    语柠正要关上衣柜时,看到了自己的一个包包在衣柜里的角落上。她将睡衣放在柜子上,拿起了包包。

    语柠拉开包包的拉链,想看看包包里有些什么东西。

    语柠的手伸进包包里,满脸疑惑,拿出来一看,她有些惊讶地说道:“咦,这不是凌风的手机吗?”

    语柠好奇心上来了,却发现手机早就关机了。她在房间里翻了好久,终于找到了能和这部手机匹配的充电器了。

    语柠将手机插上充电,就拿着睡衣出了房间。

    过了差不多半个钟,语柠洗好了澡。进到房间中,拿起还在充电的手机。

    语柠急切的开了机。等了二三十秒,终于开了机。她也猜到了手机没有密码。

    语柠解了手机的基础锁,看着手机上的软件,下意识的点开了相册,她惊呆了。她看到了自己的照片。

    语柠心里嘀咕着:“这些照片凌风哪里来的,小时候有就罢了,怎么六、七年前的照片也有呀!”

    语柠是知道第一次见了凌风后,凌风就住在了儿童福利院里,她在想他那时候应该没有手机吧!

    语柠看着只有自己照片的相册,按了大返回见,才注意到屏幕封面也是照片,照片上有一张纸,纸上写着几个大字:凌风,看记事本。

    语柠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找到了记事本,打开第一个目录:

    相册里的女孩儿叫叶语柠。她是我的好朋友,即使我会没有记忆,也要将她记在这个手机里,这样我就不会忘了。

    语柠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在这个设置成时间排序的目录里,她点开了第二个……

    凌风在饭店刷好了盘子,就一直在想手机到底去了哪里。他使终也没想到,会在语柠手里。

    凌风非常在意那个手机,不仅仅是新买没多久。除了记事本和照片上面还有他存的一些特别的东西。

    “哎,凌风,快把麻婆豆腐和西兰花送到七号包间。”一位正在炒菜的厨师叫道。

    凌风被声音拉出了想象中,下意识应声道:“好,来了。”

    凌风端着两道菜,走进七号包间。包间里坐着三男一女,都穿着迷彩服的年轻人。他觉得有些奇怪,但没有多想。放下菜就出去了。

    女生看见菜上得差不多了,就直接动起了筷子。

    女生旁边的男生有些生气的说道:“凌扬雅,都进了军营两三年了,你难道就没有收敛一点儿。”

    扬雅很是开心的吃了几口菜,才回答道:“唉,凌云哥哥。你看我现在二十一岁,还要在军营训练后去大学上课。皮肤都黑了一圈。”

    另一边坐着的男生看着扬雅白皙的皮肤,笑着说道:“妹妹呀!你这皮肤我感觉比以前还要白了,我估摸着爷爷说不定哪天要让你烤太阳了。”

    坐在扬雅对面戴着眼镜的男子也笑着附和道:“是的,扬雅你还是收敛点吧!爷爷估计会以为你训练偷懒了。虽然你的确偷懒了。”

    扬雅抽了几张纸巾,擦了擦嘴,随手扔到了凌云脸上,威胁的说道:“很对呀!凌壮哥哥、凌志哥哥,可是是你们帮我偷的懒呢?”

    凌云拿开自己脸上的纸巾,默默地拿起筷子吃起了饭。

    凌志扶了扶眼镜,有些哀求道:“扬雅妹妹,有话好好说,别激动。”

    凌壮也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四人的手机同时响了。

    他们纷纷拿起手机看,凌扬雅吃惊道:“呀!这照片不是刚刚给我们端菜的那个人吗?”

    凌云再看了上面的文字后,快速说道:“阿壮,阿志,你们去问问这儿的老板。”

    凌壮和凌志嗯了一声,便离开了。

    没过一会儿,两人就回来了。凌壮说道:“云哥,老板说他是大一学生,明天还要军训,所以放他下班了。”

    凌云有些失望,说道:“唉,我们这个弟弟是有多苦,才会打工上学。”

    扬雅听了,手里的筷子竟不自觉的放下了。

    “没事儿,云哥,”凌志安慰着说道:“他现在不是已经在津都大学了吗?明天就见到了。”

    “嗯。”

    扬雅突然问道:“我们凌家在华夏地位之高,为什么找一个人找这么久?”

    凌云叹着气回答道:“我们凌家是军人世家,在国外树敌众多。特别是爷爷那时候,功勋卓越,经常有些间谍混入华夏,刺杀爷爷以将凌家的地位拉下去。结果却对三叔下了手。凌风逃过一劫,却被人藏起来了。再加上间谍没抓住,爷爷不敢轻举妄动。等过了一段时间,处理好这个问题后,就找不到凌风了。要不是前几天二叔刚好在医院碰见他,他和三叔长得很像,去做了个亲子鉴定。估计我们还在大海里捞针。”

    三个人听了之后,才知道事情原来是这样的。

    凌风回到家里。他打开房间门,走了进去。

    凌风打开灯,走到床前,发现床柜上放着自己的手机。还看见手机有电。

    凌风满是疑惑的放下手机,脱了衣服裤子去房间里的浴室洗澡。

    白天,在学校操场的他们,静静地等待着新教官的到来。

    语柠在前面站着有些奇怪,凌风看见了,就走上去问道:“语柠,你今天早上起来就有点心不焉的。你怎么了?”

    语柠看着凌风,听见了他说的话,有些害羞的说道:“唉,没什么,我只是在思考问题。”

    凌风这才没有再问下去。

    他们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都没有等到教官。却来了好多军车。

    这时校长的声音从学校的广播之中传来:“所有的大一新生,上军车。”

    然后,班主任就来了,指挥着学生上车。

    军车将学生们带到了军营。大家都有一丝兴奋。

    很快,军训又开始了。

    众多学生认为接下来会是人间地狱,结果就只是让学生做好热身,慢慢地跑着步。

    凌风在心里忍不住吐槽:“额,新教官们在干嘛?”

    凌云被安排当了凌风班的教官,他在下达指令的时候时不时的看凌风两眼。

    凌壮、凌志和扬雅也带着班级跑步路过时瞄两眼。

    凌风慢慢的感觉到了,内心非常疑惑:这四个教官老是看着我干嘛!真是奇怪。

    军营的另一边,凌渡和老者在观看着训练的学生们。老者问道:“凌渡,你之前说我孙子有精神类疾病是怎么一回事儿?”

    凌渡有些尴尬的说道:“爸,这个我没有查到,凌风的病历档案没有。是唐正楷医生私人为凌风治疗的。还不了解情况。”

    “既然不了解,”老者有些生气的说道:“就多去了解了解,早一点儿治好我孙子的病。”

    “嗯。是的,爸。”凌渡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应声道。

    这个时候,来了两个中年男子和一个中年女子走到老者身边,三人向老者叫道:“爸。”

    老者看着三人说道:“凌迟、凌源、凌洁,你们到了。就等着吧!”

    三人嗯了一声,就默默地退到了老者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