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文学 > 爱到极致才是悲伤 > 第八章 语柠的慌张
    中午,休息的时候。语柠和凌风站在一起,语柠问道:“哎,泰禾和嫣嫣呢?这几天都很少和我俩待在一起。”

    凌风想到前天,他在大街上遇见了泰禾和嫣嫣。

    在步行街,嫣嫣和泰禾从一家美食店走出来。凌风正好路过,看见他俩在在一起,他觉得有些奇怪的,便偷偷的跟着。

    泰禾和嫣嫣进了一家女装店。

    嫣嫣看了好几件衣服,说道:“这件,就这件了,给我包起来。”

    导购员笑着说道:“好的小姐。”

    泰禾付了钱,对着嫣嫣说道:“小祖宗,怎么样?满意了吗?”

    嫣嫣有些不屑的说道:“要不是我爸妈限制我的零用钱。我会买不起吗?”

    泰禾听到嫣嫣说的话,差点没摔到,无奈的说道:“唉,真是小祖宗。”

    嫣嫣看到有些失望的泰禾,突然走过去拉住泰禾的衣领。

    泰禾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有些不好意思,傻傻的笑着。

    店里的所有人都惊呆了,都看着嫣嫣和泰禾。

    凌风更加震惊,内心说道:“我去,怪不得这俩天没见他们吵嘴了,这才认识多久呀?”

    语柠见凌风在那里呆愣着,吼道:“喂,凌风,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呀!”

    凌风吓了一跳,看着有些生气的语柠,走过去说道:“语柠,别生气。事情是这样的……”

    语柠满脸通红,问道:“是真的吗?我有一点不太相信。”

    “当然是真的,”凌风笑着说道:“我亲眼看见的。”

    凌家的老人带着众人走向凌风和语柠。他们也看见了嬉闹的两人。

    语柠看到了向他们走来的人,对凌风提醒道:“凌风,别笑了。有人朝我们走过来了。”

    凌风得到提醒,向老人和老人身后的人看去。老人走到他的面前,说道:“凌风,我终于见到你了。”

    “请问,您是?”凌风客气的问道。

    老人在见凌风前,心情很是高兴,现在他却很是伤心,回答道:“我是你的爷爷,凌风。”

    凌风看着说完有些泪光的老人,他在一瞬间进入了回忆,心很是刺痛。捂住心房,疑惑道:“爷爷?可我并不记得。”

    老人和站着的几位十分紧张的着骤变的凌风。

    语柠向前扶着凌风。至从看见他好几次发病时痛苦的模样,她有些伤心的说道:“凌风,你没有事儿吧?”

    凌风用另一只手抓住语柠的手,表示自己没事。

    老人有些失望,不敢再多说些什么,只好对凌风介绍道:“这是你大姑凌洁和你大叔凌迟。”

    老人指着一位中年妇女和男子,再指着凌渡说:“你二叔凌渡。另外你还有个五叔正带着部队在北塞执行任务。”

    “剩下一位是你四叔凌源。”

    然后指着凌云、凌志、凌壮和扬雅:“这是你的表哥和表姐。”

    老人继续说道:“你还有表弟表妹在读高中。我知道你一时还不会相信,但你先记着这些长辈。我们先走了,过几天等你好一点儿,再来找你。”

    凌家人看着有些落寞的老人,也有些不好受。

    凌风嗯了一声。看着全都穿着军装的凌家子女。

    老人直接转身没敢回头,直接走了。凌家人也有些叹息的跟着老人身后。

    然而凌渡在转身时。他拿着的厚厚的文件夹中飘落了一张照片下来。

    凌渡也查觉到了,立马就要弯身捡起照片来。

    出着太阳的天气却吹了一道猛烈的风,将照片吹到了凌风和语柠的脚下。

    凌渡大吃一惊,背后冷汗连连。

    凌风和语柠看着飘过来的照片。语柠却突然发现凌风在颤抖。

    凌风捡起这一张照片。看着泛黄照片上的年轻男女。他有些呆滞。

    凌风尘封在大脑里的记忆猛然被激起。他的双瞳逐渐变为灰色,痛苦的大叫:“啊~!”

    凌风便昏到了在地上。语柠心中特别慌乱,惊叫道:“凌风!”

    还没有走远的凌家人,听道了声音,纷纷回过头看去。

    看见昏倒的凌风,众人立马走过去。

    他们看着凌风手里攥着的照片,还有他眼角的眼泪。纵然是没见过的亲人们,内心也是刺痛的。

    老人急叫道:“都不要发呆了,赶快送凌风去医院。”

    凌壮听了,跑向前去,指起凌风就跑。

    语柠也急急忙忙的要跟上去。

    凌风的大姑凌洁却拉住语柠,说道:“小姑娘,你不要急,和我们一起走吧!”

    “可是,凌风他醒过来后,会自残的,”语柠都快哭了,向凌洁解释道:“而且还不能给他乱用药,不然他会更严重。”

    老人听到后,特别不好受,愤怒的向凌渡说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找车过来。”

    凌渡听了后,二话不说,就跑去找车了。

    凌迟向语柠说道:“小姑娘,不用担心,我打个电话说一下就行了。”

    “嗯。”语柠只好应了一声。

    凌洁拍了拍语柠的肩膀,示意她安下心来。

    凌源向前扶着老人,安慰道:“爸,别伤了身体。”

    老人缓了缓身心,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没有事。”

    一旁的扬雅走到凌志的身边,小声的问道:“军营里不是有军医吗?”

    凌志翻了翻白眼,回答:“军医给你治精神类疾病?”

    凌云也是严厉的看了一眼扬雅。扬雅才发觉自己多嘴了。

    一个钟后,所有人都到了津都医学院。

    病房里,老人问道:“凌壮,医生呢?”

    “爷爷,”凌壮回答道:“唐医生不知道去哪里了?”

    语柠才从慌乱之中想到了舅舅,拿出手机说:“唐医生是我舅舅,我打电话叫他过来。”

    老人眼中有些泪光,感谢道:“小姑娘,谢谢你了。”

    语柠拔出电话说道:“老爷爷,你不要这样感谢我,我和凌风也算得上一起长大的。”

    凌洁看着接通了电话的语柠。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不一样的情绪。

    凌风此时的意识之中。

    一位年轻的女人抱着他,高兴的笑容中说道:“我的小风风又重了一点呀!”

    一位男人愤怒的声音传来:“臭小子,快从你妈妈的怀抱中下来。那是我的夫人。”

    凌风被吓到了,开始大哭起来。

    女人腾出一只手打了一下男人,也很生气的说道:“你干嘛呢?自己儿子的醋都吃。”

    男人看着哭泣的凌风,有点慌了,向女人解释道:“老婆,唉呀!我只是想吓一吓儿子嘛。”

    女人又一拳头捶了上去,说道:“就吓一吓?好,这几天的沙发你抱着吧!”

    “唉,别,”男人看着转身离开的女人:“夫人啊!我错了。”

    女人并未理睬他。

    一个早晨,在沙发上躺着的男子被孩子拍醒了。

    男人看到是凌风,将他拉入怀中,用胡碴子扎着他,说道:“小家伙,落入爸爸的手中了吧!”

    凌风笑着挣扎着。男人没好气的说道:“还笑,都让我睡在沙发上了。就是你的错。”

    之后,凌风的意识就被拉了出来。

    病房里的众人还在等着唐正楷的到来。

    扬雅突然叫道:“他醒了。哎,他的瞳孔怎么是灰色的?”

    语柠也看见了,慌张的叫道:“不好,快控制住凌风。”

    众人先是愣了一下,也没有反应过来。

    结果就是,凌风从床上下来,疯狂的叫喊着。他用力的锤着自己的胞袋,泪水在他眼中流着。

    凌家人虽然全都待在军营里,也是被吓得不敢动,他们都不知道为什么?

    老人吼道:“快制服他,别让他伤到自己。”

    凌云和凌志冲上去拉住凌风。却是没有想到,凌风太疯狂。他们没拉住。

    两人呆了一下。再一次冲上去。

    凌风的发狂也更重了,再一次猛烈的挣脱了。

    凌云和凌志直接坐在了地上。

    而凌风,突然间改变方向,朝墙上发起了猛烈冲锋。

    凌渡见了,以不是常人的速度靠近凌风,一掌将他打晕。

    语柠和老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凌风再一次躺在床上,凌家也是心有余悸。在语柠的建议下,把凌风的四肢绑好。

    唐正楷在这个时候,终于到了。他看着病房里的人,说道:“病房里不要待那么多人,都出去。”

    最终所有人都被赶了出来,老人问语柠:“小姑娘,能将凌风的事情和我说说吗?”

    凌家人也非常想知道,突然发狂的将风的一切。

    语柠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我还不太了解。不过有一个人很了解凌风的事儿。那人是凌风朋友的父亲。”

    还在和嫣嫣逛街的泰禾,接听了电话。

    泰禾很吃惊的问道:“什么?语柠,凌风怎么可能又犯病了?他的情况不是好了很多吗?”

    电话里传来语柠的声音:“这个一时半会说不清。你先打个电话给你父亲,就说凌风的爷爷想见他。在津都医学院。”

    “你刚说什么,凌风的爷爷?”

    “你先打个电话给你父亲,其它的事情以后再说。”

    “嗯,好。”泰禾挂了电话,拉着嫣嫣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去津都医学院。”

    上了车后,嫣嫣问道:“泰禾,发生什么事儿了?”

    泰禾拿着手机,找到父亲的电话拔了过去,回答道:“凌风的抑郁症又犯了,还有他爷爷也在。”

    “啊!凌风不是在福利院长大的吗?”嫣嫣疑惑的问道。

    “唉,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