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文学 > 爱到极致才是悲伤 > 第九章 她是他心中的人
    泰禾说完,电话就被他父亲接听了:“喂,臭小子,有什么事儿吗?”

    “爸,你还在津都吗?”

    “哦,还在。刚处理完一个合同。”

    泰禾便将事情说给了他父亲听。

    拿着手机的泰父脸色凝重,说道:“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去医院。”

    唐正楷从病房中出来,所有人都围了上去,老人问道:“唐医生,凌风他怎么样了?”

    唐正楷有些叹息的回答道:“哎,之前凌风说差不多都记起事情了,原来他并没有记起他父母和那一场车祸,只记得有这么一件事儿,却并不清楚。他现在比之前更严重了。”

    老爷子差点没有站稳,伤心着。他儿子们慌忙扶着他。

    白洁有些疑惑道:“那他之前是怎么记起一些事情的呢?能催眠将他记忆尘封吗?”

    唐正楷再一次回答道:“上一次明明没有治疗成功,我并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好转还记起一些事情。催眠治疗我十二年前就偿试了,现在对他催眠已经起不到太大作用了。”

    语柠听到舅舅的回答,心神一震:难道他是因为我,之前才有所好转的吗?

    老人听到唐正楷说十二年前,急忙说道:“十二年前?唐医生你很早就认识凌风了吗?”

    唐正楷刚来的时候就很困惑。虽然他并不认识这些人,但是看到他们基本上都穿着一身军装,就没有多问。

    语柠向唐正楷说道:“这些人都是凌风的亲人。今天来寻凌风的。”

    唐正楷有些震惊了,内心猜测着:一家人基本都穿着军装,难道是被国家隐藏的家族。

    老人见唐正楷没有说话,继续说道:“唐医生,不要担心,我就是凌风的爷爷。所以劳烦你说一下吧!”

    唐正楷有些为难,说道:“老爷子,真不是我不说。是我同学请我去帮凌风看病的,当时我全力去治凌风了。并没有了解到太多有用的信息。”

    凌家人纷纷叹了一口气,老人再一次说道:“唐医生,你那个同学叫什么名字,我亲自去找他了解一下凌风的事情。”

    没有听到唐正楷的回答,却听道另一个声音响起:“凌老爷子,我已经来了。我来告诉你凌风的事儿吧!”

    众人纷纷朝声音处望去,看着已经到来的泰父、嫣嫣和泰禾。

    嫣嫣则是立马跑到语柠身边,问长问短的。

    病房中躺着的凌风,额头上的汗水流着,眉头紧皱。在意识中痛苦的挣扎着。

    所有人也进入到病房之中,害怕凌风突然醒来,所以才选择在这里。

    泰父先开口道:“凌老爷子,先向你问好了。”

    凌老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凌风,问道:“看来你早就已经知道了凌家的存在。”

    泰父笑着说道:“是的,我很早就知道了。我是凌嗣平最好的朋友,他虽然和我说过凌家,但是他只让我知道他家不一般。之后就出了事情,我才知道事情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当年,出车祸的时候。泰父很快得到了消息,他立马赶到现场。

    泰父看着被撞裂开的轿车,特别震惊,呆立在人群之中。

    泰父都不知道该做什么。直到小凌风从另一半轿车爬了出来,朝他的父母爬过去。

    泰父看见了小凌风,才回过神来。他立马跑上前去,和小凌风看到了混身是鲜血的两个人。

    小凌风张着大嘴,眼泪以眼中流了下来。他哭得没有任何声音。

    泰父蹲下,看着伤心到了极致的小凌风。

    一个六岁的孩子,看着双亲倒在血泊之中死去。已是无法填补小凌风的心,泰父抱起小凌风,离开了现场。

    泰父将哭晕过去的小凌风放在车后座,用安全带绑着他。

    泰父开得很快,因为他要送小凌风去医院。

    结果在半道上,一辆黑色的车和泰父并列在一起。

    泰父都没有注意到这奇怪的黑车。

    在一个红绿灯前,两辆车停了下来。泰父正好弯身捡落在副驾驶位下的手机。

    正好这时一声闷响,泰父的车窗玻璃直接破碎了。

    泰父起身看向黑车,看到了一把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对着自已。

    一息之间又一声闷响。

    泰父被击中的那一刹那,因为他忘了系安全带,被子弹的力度将上半身向后倒了下去。

    泰父强忍着疼痛,听着一声又一声的闷声打到车门上。

    泰父慢慢地恢复在驾驶室的座位上弯躯着。他找住机会,踩了油门并没有握着方向盘逃了。

    黑车又追了上来,泰父立马起身,用一只手开着车。他边逃边报警,最终得救了。

    之后,泰父不敢向外界提起这一件事儿。带着凌风隐藏了起来。

    可是凌风这时生病了,就是抑郁症。泰父没有办法,给凌风弄了一个假身份,才敢出现在医院。

    然而,隐藏在暗处的人还是发现了这一件事情。但还是让泰父带着凌风逃了。

    最后,过了几个月,凌风的病越来越恶化。泰父想了很多办法,都没有用,才想到了抹去凌风的一切。

    泰父说道:“抹去凌风的资料后,带他去新的环境,但我不能在人群中露脸,默默的在身后调查这一件事情。查了一个月,却发现那些人是L国的恐怖份子。”

    凌老听完之后,有些疑惑道:“那你怎么不找我们。”

    泰父笑着说道:“我不是没有找过,而是根本找不到。我看着凌嗣平的身份证地址找到津都,到处打听,根本就找不到一条线索。”

    众人连连叹息,凌老突然想起什么,问道:“你说调查到的恐怖份子,是L国的那个恐怖组织。”

    泰父拿出手机,看了看回答道:“是L国百孔省组织”。

    凌老突然用力握起挙头,愤怒的说道:“凌渡,上一个月是不是对百孔雀发起了袭击,最后生擒了好几位百孔雀的头目。”

    凌渡回答道:“是的,父亲。老五也应该到了国内了。”

    “打个电话给老五,”凌老缓了一口气说道:“让他把抓住的百孔雀的头目带到我面前来。”

    凌渡有些为难,说道:“父亲,这不太好吧!”

    凌老生气道:“叫你去就去。哪来那么多废话。”

    凌渡只好拿出手机,拔出电话,放在耳边。

    在津都北上的居合省万市,一位四十岁的男人接通了电话:“喂,有什么事儿吗?”

    电话开着免提:“凌何,父亲希望你把百孔雀活捉的人员送到他面前。”

    凌何看了看身旁的老人,为难说道:“这不太好吧!那些都是重犯。能知道原因吗?”

    电话里的凌渡叹息说道:“我也知道你为难。可是就在刚才,父亲得知老三是被百孔雀组织的人杀害的。父亲特别生气,但我希望你尽力而为。”

    凌何听到了凌渡说的话,手中的手机已经开始扭曲变形了:“你说什么?”

    凌渡听到了这一句话,电话便出现了挂断的声音。

    凌何将手机摔在地上,一拳打在面前的车前盖上,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老人看着凹下去一大块的车前盖,向身门旁的人问道:“杨秘书,刚刚凌何的电话内容说到的老三是凌嗣平吗?”

    杨秘书回答道:“总统先生,是的。”

    上一秒温和的老人,下一秒一拳打在车窗上,怒说道:“准备一下,去津都。”

    杨秘书吓了一跳,他是第一次看见这位老人发这么大的脾气。他看着身前的车,内心哭泣着:我的车呀!你到底惹谁了?

    老人拿出手机拔通了电话:“喂,均正。凌何去你那里找百孔雀组织被抓人员了,叫凌何下手不要太重,押他们去津都。”

    “好的,父亲。”

    均正挂了电话,有些疑惑。他还没想明白,就看见凌何的到来。

    凌何一进来就大声嚷嚷:“均正,那些恐怖份子呢?老子要揍他们。”

    均正问道:“凌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xxx的,他们之前刺杀了我三哥和三嫂。”凌何捶着桌子说道。

    均正一听,也愤怒了起来,也捶着桌子骂道:“我xxx,他xxx的。”

    津都医学院中,众人还沉寂在突然得到的消息。

    凌风却醒了过来。他挣扎着痛苦着大吼大叫。

    众人皆无办法。凌老说道:“凌风,凌风。平复一下心情,别在糟蹋自己的身心了。”

    唐正楷说道:“老爷子,没有用的。他听不到。”

    语柠看着如此痛苦的凌风,也很伤心。她想跑向凌风,却被嫣嫣给拉了回来。

    凌风的叔、大姑和表哥表姐也极为震惊,内心中说道:哎,这是在心中留下了多么大的阴影啊!

    此时凌风越来越大力的挣扎,双手绑住的布条都被拉扯断了。他摸着手上的勒痕,大喊道:“啊~!我的父亲母亲啊!”

    凌老有些心痛道:“哎哟,这要如何是好啊!”

    语柠不知道下一秒凌风会做出什么。她猛地挣开嫣嫣,跑向凌风。

    嫣嫣在后面叫道:“语柠,你要干什么?回来呀!”

    语柠像是没有听到嫣嫣说的话。在众人的目光下,抱住凌风,说道:“凌风,你还记得你以前给我说的话吗?”

    语柠的眼泪这时也流了出来,等待着凌风的回答。

    凌风乎然冷静了下来,不再有之前骇人的举动。他的瞳孔慢慢恢复如常,想起了以前与语柠的交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