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文学 > 爱到极致才是悲伤 > 第十章 算不上痊愈的痊愈
    唐正楷在治疗凌风的第四年。在长满花的院子里。一个十岁男孩对着同样十岁的女孩说道:“语柠,如果我再一次忘掉你,你一定要提醒我。”

    小女孩玩着花,抬起头说道:“好呀!如果你再一次生病,我一定会笑得比这花儿还要美,你一定要记住我的笑容呀!”

    小男孩看着笑得很是阳光灿烂的小女孩,说道:“好的,语柠。你现在的笑容就很好看,像一颗小太阳。”

    而在暗处,福利院的院长笑着拿着手机,偷偷地将小女孩的笑容拍了下来。

    凌风抱着语柠,笑着流泪说道:“那你现在怎么哭得那么难看。”

    语柠有些哽咽的说道:“那你为什么会这样的伤心,我还怎么笑得出来。”

    年轻一辈的人看着,内心跟着一起激动。老辈们很是尴尬。

    凌老看着眼前相偎相依的两个孩子,想起了凌风的父母二人,每天都腻腻歪歪的,让他这个孤苦的老头子,从脚麻到头。

    凌老推桑着众人出了病房,还将门给带上了。

    扬雅红着脸,小声惊叫道:“呀~!云哥哥,他俩太、太肉麻了。”

    凌云、凌壮和凌志都忍不住颤抖一下,像是掉了满地疙瘩。

    扬雅看着他们,内心忍不住吐槽道:这就是古板军人吗?看不得人腻歪。

    嫣嫣站在泰禾身边,很是激动的说道:“哇!经过我们这段时间的苦心,他们也太那个了吧!但想想就兴奋。”

    嫣嫣说完,跳在泰禾身上,嘴就下去了。

    泰禾回味着说道:“嗯,要不再来一个吧!”

    一旁的泰父连连咳嗽,说道:“注意影响。长辈们都在呢?”

    嫣嫣看着泰父,有些不好意思的站在了地上,躲在了泰禾身后。

    泰禾摸着脑袋,尴尬地对着自己的父亲笑着。

    夜幕降临了,病房中。语柠枕着凌风的手,抱着他,头埋进他的怀里。

    凌风闻着语柠发间传来的香味,她动了好几下,将脸面对着他,向他亲了一下,快速的退了回去。

    凌风愣了一会儿,才将头移近她,鼻尖相对。

    语柠很是紧张,她闭着眼睛,屏住呼吸。

    凌风吻上了她的红唇。

    过了一小会儿,语柠脸有些红红的,喘息着问道:“你还没有睡吗?”

    凌风回答道:“身旁的你太香了,我有些睡不着。”

    语柠听了,再一次将头埋在他怀里,笑着说道:“那你就要紧紧抱着我,多闻闻就习惯了。”

    凌风忍不住脸一红应了一声,抱着她,闭着眼睛,感受着她的气息。

    凌晨三点左右,几架直升飞机在凌家大院上缓缓停住。

    直升飞机中丢出绳索,落下一个又一个人。

    其中一架直升飞机降落在凌家大院子里。

    门外也来了几百人的部队,站在凌家外围。

    凌老站在前方,身后站着众多中年和年轻人。

    直升飞机中走出一位老者,紧跟着走出凌何、均正和杨秘书。

    老者走到凌老面前说道:“亲家,许久未见,还是那么精神。”

    凌老笑着说道:“哟,什么风把一国之主吹到了我凌家。”

    凌家众人和均正都在摇头叹息着:“哎,这都能吵。”

    均老也笑着说道:“不敢当,不敢当。凌家老人提人都不和我这一国之主打个招呼,我哪儿敢呀!”

    “嘿,你,”凌老有些生气,说道:“均和,别给我扣大帽子。我问你,那几个百孔雀的人呢?先给我押过来。”

    “为什么?你说押上来就压上来。”均老问道。

    站在均老身后的凌何和均正押着几个人往前一丢。

    均老:“……”

    凌老忍不住大笑:“哈哈哈,均正小子,你可以。很不错。”

    均老特别无语的走到均正面前,拍了拍他的头。

    均正的帽子滑到脸上了,都一动未动。

    直到凌老面色沉重的走到几个被绑得死死的百孔雀人员。

    均老见了,也走了过去问道:“你现在可以说说具体原因了吗?”

    凌老看着均老说道:“具体原因?”

    均老也看着凌老,凌老却直接踢了一脚在一个百孔雀身上,说道:“原因就是。这群xxx,他xxx的,去他xxx的。”

    均老看得目瞪口呆。

    百孔雀的人哭泣着,叽哩哇啦的说着些什么。

    凌老一阵爽快后,乎了一口新鲜空气,缓了缓情绪。

    然而凌家的人们,受到扬雅一喊:“冲呀!打死这帮xxx的。”

    均老更是一脸懵,大叫道:“住手,都住手,你们都在干什么?”

    凌老拽着均老说道:“别生气,我现在给你说说原因。”

    均老真的有些生气的说道:“虽然是我们抓住了这些人,L国上你让我怎么交差。”

    “哼,”凌老愤怒的说道:“交个毛的差,均月和嗣平就是死在这些人手上的,还让他们可怜的儿子落下了病根。没打死这群在世界各处搞恐怖袭击的xx都算好的了。”

    均老听到凌老说的话,大脑一片空白,怒吼道:“都他xxx的滚开。”

    凌家人纷纷出了一口气,看到均老冲了上来,都直接让开了。

    均老一边骂一边打,过了好几分钟,均老缓了缓气说道:“杨秘书,给我拖下去治,别让他们死了就行。”

    杨秘书都被这个场面吓呆了,愣了好久,才叫人将几位被打成猪头哀叫着的百孔雀成员拖下去了。

    均老突然向凌老说道:“刚刚有些控制不住情绪。细细一想,就算是这些人干的,我们两家人怎么查不到?”

    凌老回答道:“这些我都去了解了。当时只是被当成普通车祸处理,我们国家一直民意和平,谁都没有想到他们潜入了我们的国家。再加上当时幸存下来的风儿,被嗣平的朋友从车祸现场带走后,各种枪击暗杀,抹去风儿的身份后,当地的警察误以为是买凶杀人。”

    凌老说完,凌渡走向前去将一叠资料递给了均老。

    均老越看越惊,气得发抖,愤怒的说道:“凌老鬼,都是你凌家没带好士兵守住边境。”

    凌老也气得大叫道:“均老鬼,你别乱开枪,他们是从边境进来的吗?是Tm坐飞机光明正大的进来的。”

    均老憋着气,对均正吼道:“均正,去查海关部,枪都带进国内了,给我将人查到。”

    均正一脸懵,都十二年了,这得多大范围了。

    凌老伸了一个懒腰,说到:“行了,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儿明天在说。我不要一大早去看我孙子呢!”

    均老这才反应过来,问道:“你刚刚就一直在说什么风儿,难道是嗣平和月月的孩子?”

    “是呀!怎么了?”

    “凌老,有空屋子吗?借住一晚。”

    均正看着有些高兴的父亲,他也有些兴奋,他也是才知道有了一个侄子。

    凌何在一旁也是很高兴,笑着跑回自己的房间。

    清晨,在病房中的语柠和凌风,要走了,却被守在门外的士兵给拦着不让走。

    语柠没有办法,拿出自己的手机看电视。

    语柠靠着凌风,凌风拿着手机。

    语柠却是一直盯着凌风,盯了好久,她没忍住吻在了他的脸上。

    凌风看向语柠,向她唇上吻了上去。

    语柠笑着继续看电视,看着看着,凌风又吻在了她额头上。

    语柠红着脸,又吻了回去。

    凌风微微笑着将她拥入怀中。

    然而两人却不知道,有两位老人早就进来了,看着两人好一会儿,均老假装咳了几声。

    凌风和语柠才慌忙的分开,坐直了身体,有些尴尬的看着两个老人。

    “额,”均老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便叫道:“唐医生,给风儿再看看病情。”

    唐正楷推开门,走进病房,有些惊奇。

    语柠缓缓低下头,不敢看着舅舅。

    几十分钟后,唐医生对着两位老者小声说道:“凌风的病情的确好得差不多了。但我在他瞳孔中发现了非常细小的灰芒。应该是说算不上痊愈的痊愈。”

    均老问道:“是否是受到刺激,病还会复发?”

    “是的。”

    凌老皱了皱眉,说道:“唐医生,谢谢你了。”

    唐正楷对着两位老人告了辞,使退了出去。

    门外的均正和凌何看着唐正楷出来之后,两人争先恐后的冲进了病房。

    两人看到了两位老人,就老老实实的走了进去。

    凌老站起来走到凌风面前,问道:“风儿,还记得我吗?我们们昨天见过。”

    凌风被语柠拉着回答道:“嗯,记得,你是我爷爷。”

    凌老听见那俩个字,顿时有些老泪纵横,向凌风介绍道:“风儿,你看那边坐着的老人是你的外公,另两位胡子拉碴的是你五叔,白白净净的是你的舅舅。另外你奶奶没见到你就过世了,但你外婆现在还在她老家呢!”

    凌风愣了半响都没有说话,均老走向前问道:“怎么了?风儿。”

    凌风笑着回答道:“我只是没有想到我还有那么多亲人,一时有点儿难以接受。”

    听到这一句话,均老有一些难过。凌风的五叔和舅舅也有些伤心。

    凌老看着扣着手指甲的凌风说道:“风儿,没有事儿的。多和我们走动走动就可以了。因为亲情可贵,你很快就会融入家族中的。”

    均老听了凌老说的话,有些赞同道:“是呀!我现在就叫你外婆来津都照顾你。”

    均老说着,拿出手机拔打了一个电话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