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文学 > 先生又要逃跑了 > 第87章 文章写的再好有何用
    望江楼下,近百桌宴席,差不多有数千人,此刻却是无一声音,目光全都凝视在靠着楼下的那道身影。

    易案首,已经是写了六张纸张了,可还没有停下来。

    在场的人虽然好奇,但这个时候也不敢上前围观,更不敢上前打扰,万一打扰了易案首的创作,那岂不是成了罪人。

    “小姐,你说易公子到底在写什么啊,这都快要到一刻钟了”

    “我不知道。”

    苏怡摇了摇头,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今天的易云从走出书房那一刻起,就和往常时候有些不同了。

    在易云奋笔疾书的时候,此刻城门口,却是有着一队兵将出现,守卫城门的士兵看清楚这些兵将的身上的盔甲后,也不敢盘问直接放行。

    “李大人目前在哪里?”

    “大人,李大人正在望江楼下,宴请此次府试高中的学子还有诸多乡绅们。”

    得到了答案,马上的那位也不停留,直接喝道:“前面带路,前往望江楼。”

    队伍行进的速度很快,但却没有引起城内人的注意,因为大部分人都去望江楼那边看热闹去了。

    直到队伍,来到望江楼前,坐在宴席上的诸多人目光才看向这边,而坐在最主位的李连言和朱寿,看到这队人马的时候,眉头都微微皱了一下。

    “饶城府尹李连言何在?”

    李连言快步走出人群,望向坐在马上的那位,行礼道:“下官在此,不知上官有何吩咐?”

    大离律法,朝堂之中有专门监管官员的部门,名为监察司,李连言一眼便是认出,眼前这位是州监察司副司长,心里也是咯噔了一下,因为他们这些当官的,最怕的就是监察司。

    “有人向监察司举报,此次饶城府试存在舞弊现象,饶城案首易云与提学官朱寿在府试之前,便是私下会面,存在泄题之嫌疑,本官奉命前来调查,此二人何在?”

    嘶!

    这位副监察司长的话一出口,全场一片哗然,易案首和提学官大人在府试前会面过?

    那些学子此刻却是振奋了,只要提学官在府试之前和易云见了面,那易云这个案首就绝对是没有了,而按照惯例,案首被取缔,后面的人名次依次递增。

    “下官朱寿见过大人!”

    朱寿面色变化了一下,但随后还是镇定走上前。

    “你就是朱寿,你可承认舞弊之事?”

    “下官未曾行私舞弊!”

    “还想狡辩,你二人在茶馆会面,本官已经派人前往茶馆,有人证在,我劝你莫要心存侥幸!”

    朱寿心里微微震惊,自己去茶馆的事情很隐秘,连自己亲人都没有告知,身边更是没有任何人陪伴,而且还特意做了乔装打扮,这举报之人是如何发现的?

    “那茶馆是下官一故人所开,下官不过是去那茶馆喝茶,至于遇见易云那只是巧合之下遇见,而且下官并不知道易云是考生,另外此次阅卷,这案首试卷是下官和其他几位阅卷官一同钦点的,上面都有各位大人的画押签字。”

    “你身为主考官,你钦点了试卷,其他阅卷官又怎么会反对,休要拿这一套来欺骗本官,来人,将其给我拿下,还有那易云何在!”

    两位士兵上前直接是将朱寿给押下,李连言看到这一幕,眼皮抖动了一下,官场上的规矩,除非上面铁了心是要拿下这位官员,否则在没有会审之前,还是会保住这官员的脸面的,但现在直接拿下,意味着上峰已经是要把这案子给做出铁案了。

    金诚看着被押下的朱寿,眼中也是有着一抹狠色,他这一次来饶城,本就是匆忙执行,按道理来说,这种案子应该要上报给州提案大人的,因为涉及到了科举舞弊,由州提案这边主查,监察司负责监督即可。

    但自己的上司,监察司司长却直接是命令自己前往饶城抓拿朱寿和那学子易云,这就让他知道,事情肯定不简单,不过监察司也不算越权,朝堂所有官员违法,监察司都可以审查,这朱寿是提学官,也是朝堂官员。

    金诚的话也让众人的目光转向了易云,而此刻易云也是刚停下笔,也不管众人怪异的眼神,径直朝着人前走去。

    “学生易云见过大人。”

    易云的态度很平静,但落在周围人眼中,这不过是故作镇定,监察司都出手了,如果没有证据的话怎么会抓人!

    众多学子中,一位穿着比较华丽一些的学子,用手肘朝着身边的同窗偷偷捅了几下,那同窗也是瞬间明白,突然高喊道:“科考舞弊,此乃我读书人莫大的耻辱,我饶城案首是行贿舞弊而来,那我等学子还有何面目去参加州试,岂不是让我饶城所有学子沦为他城笑话。”

    “说的没错,这样的人不配成为案首,还请大人们夺去易云案首之位。”

    墙倒众人推,最后包括那些父老乡神也是加入进来,纷纷谴责开来。

    先前这些人有多吹捧易云,此刻踩的便是有多狠,而那位让同窗开口的学子,脸上却是有着满意之色,自己是第二名,如果易云的案首没了,那这案首就该落在他的身上了。

    “小姐,现在怎么办,我觉得易公子不会作弊的!”

    苏怡身旁的丫鬟有些着急,她也是帮亲不帮理,自己小姐的未婚夫,怎么可能会舞弊呢。

    “先看看,看看他自己怎么说。”

    苏怡目光望着易云,而此刻的易云仿佛是听不到周围的议论声,只是目视着这位监察司副司长。

    自己和朱寿会面之事,知情之人就三位,锦儿和祝明明肯定是不会泄露的,那么在如此机密情况下,还能够知道的并且举报的,对于这举报之人,易云心里也是有数了。

    “城隍吕进。”

    吕进作为本城的城隍爷,城内发生的事情,只要他有心调查都瞒不过他的,想来自己入城之时,这吕进应该就派人调查自己了。

    那个时候吕进调查自己并没有敌意,只是因为自己夺了光阴郡的城隍法印,成为了光阴郡的城隍爷,吕进是想提前了解自己的性格。

    但在自己夺取了玉山郡的城隍法印后,吕进坐不住了,亲自前往了州城,那么当初跟踪看到自己和朱寿会面的场景,也就成为对付自己的手段了。

    眼前这一幕,其实并没有出乎易云的预料,在和绾绾姑娘进行了分析之后,想到皇室如果要对付自己的话,易云便是仔细思考自己有没有什么把柄可以被人抓住。

    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自己最大的把柄就是这一次的府试,虽然不知道朱寿会用什么办法让自己高中案首,哪怕一句话都没有说,但事情总要人去做的,只要人做了,就会留下漏洞。

    易云想到了对方会从这方面下手,可却没有想到速度这么的快,从州城到府城,可是有上百公里的路,这么看来吕进应该是在自己夺取了玉山郡的城隍法印后,便是第一时间前往去了州城。

    “易云,你可承认自己所犯下的罪?”

    金诚看着易云,厉声质问,易云摇头道:“学生并未舞弊,茶馆与座师相遇,不过是一场意外。”

    “你以为你这一句一场意外就可以蒙混过去?来人,将其拿下带回府衙,此案本官亲自审理,易云案首位置就此剥夺,按照顺序由第二名接上,此次府试第二名是哪位学子?”

    “大人,学生诸大升侥幸考取第二名,只是这案首之位,学生实在是不敢当。”

    诸大升从人群中站起,脸上是一副不敢接受的谦逊表情。

    “没有他的舞弊,这案首位置本就该是你的,现在不过是物归原主,你无需过谦。”金诚勉励了一句,而后看向李连言,道:“李大人,你是一府的父母官,统筹全府一切,朱寿已经被我拿下,这府试成绩便是由你进行善后。”

    “下官一定完成任务。”

    李连言心道一声“好险”,好在这上峰并没有要拿自己开刀的意思,而叫自己收尾,那是因为监察司只能管官员,而府试是提学官来管辖的,朱寿被抓,那唯一能够操办这事情,合乎律法的只有自己了。

    “朱寿应该是没有机会出来了,至于易云……不管这一次是官场倾轧还是什么,注定是个牺牲品。”

    心中有了决断,等到金诚押着易云和朱寿离去,李连言目光看向在场众人,朗声道:“诸位,此次府试出现舞弊现象,本官有失查之罪,好在上峰英明及时调查清楚,还了我饶城学子们一个公道。”

    李连言这话让得不少学子很是认可,他们倒不是嫉妒易云,只是觉得一个靠作弊而名列他们前头,那他们寒窗苦读的意义何在?

    “本官在此宣布,此次府试易云的案首位置取缔,由诸大升……”

    “小子建议,大人还是先不忙着做决断,不如先看看易案首写的这篇文章吧。”

    有人打断了李连言的话,在场的人听到对方还称呼易云为案首,不禁好笑,都这个时候,怎么还有这么不开窍的人,不禁目光看向易云先前提笔写字的桌案前,那里站着一位清秀男子。

    “文章写的再好,心术不正又有何用。”

    站在案桌前的自然是苏怡,见到李连言的态度,她也不卖关子,拿起第一张纸,轻念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