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文学 > 虎道人 > 第一百九十二章 一山不容二虎
    正在房间趴着的赤潮忽然有一种奇特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的领地被入侵一样。

    他抬头起来四处张望,想要知道为什么他会生出这种感觉。

    于是他跳下床,走向外面。等他出了门,刚好看见狐狸精一家将关镇山送到贵宾院门口。

    关镇山正在和狐狸精一家说话,当赤潮从房门走出来的时候,两只素未谋面的老虎互相看了一眼。

    一只是将军明光铠,后爪为足,前爪为手的站立妖精。

    一只是红毛黑纹,四脚着地,如若常虎。

    但是两虎一对视,就知道对方不简单。

    关镇山上下扫视了一眼赤潮,拱拱手说:“岳神山特封巡山将军关镇山!”

    赤潮也打量一阵关镇山,也拱拱手说:“虎踞观赤潮。”

    此时的黄家人才发现原来这头老虎也是一只大妖,黄老太不动声色的瞄了一眼身边的黄二姐,对关镇山说:“这可巧了,在这里也能遇上一位大妖。”

    关镇山也点点头,说:“难得遇上外面的同族道友,也是幸事。”

    随后,黄家人告辞离去。关镇山也对着赤潮拱拱手,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

    赤潮目送他进入房间,自己也回到房间内。

    张英坐在一边笑道:“怎么样?看见外面的虎妖了?”

    赤潮点点头,说:“这外面的野生老虎,果然和我们虎踞观的老虎不同,虎骚味就是重!”他的语气中有浓浓的不屑,体现出身为虎踞观玄虎的优越性。

    张英暗自好笑,这分明就是遇见了对手的表现!

    虎踞观中的玄虎因为功法的问题,互相的提放之心不重。但是虎类本身就是孤独霸气的生物,对于其他的物种赤潮还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对于同样是虎妖的关镇山,这虎类特有的雄心霸气就被激发出来了。

    赤潮回到床上趴下,还没有趴多久,这虎头就猛地抬起,然后用凶恶的语气说:“我就知道那小崽子没有什么好意!果然对我龇牙了!”

    张英一阵奇怪,说:“怎么了?”

    赤潮怒道:“这小子在房间传音要和我打一架!语气傲慢简直目中无虎!”

    “是吗?”张英有点怀疑,那虎妖看了起来蛮有礼貌的。不过他还是相信自己的赤潮,他说:“那你怎么办?”

    赤潮说:“当然是要应战。”

    他想了一下,说:“你把锦云罩给我用,看我不好好收拾他。”

    张英一笑,这可是赤潮第一次要用锦云罩打架的,看来是真的不想输。他笑着调侃说:“要不我将重月斧也给你,你抽冷子给他一斧子,这新郎官也别做了。”

    赤潮迟疑了一下,说:“这有点不好吧。你还是给我水元煞珠好了。”

    张英哈哈大笑。这赤潮的求胜心真的很强啊,锦云罩、水元煞珠和他的风火翼,这就三件法宝了。看来是真的不想输。

    张英和赤潮通灵一体,法宝互相使用都没有问题。张英将锦云罩和水元煞珠给他,让他带着出征。至于重月斧还是不给了,毕竟也真的没有必要让别人做不成新郎官。

    赤潮走了出去,出门的时候刚好看见关镇山也出门。两只老虎互相看了看,默契的朝着洞外飞去。

    桃桃洞太小不好活动!而且也不好在别人家里打架。

    张英尾随而去。很快两只虎妖就飞上天空,相对而视。

    关镇山首先说道:“还从来没有见过外界的同族道友,一时技痒,还请赤潮道友多担待。”

    话说得漂亮,其实就是一山不容二虎,两虎见面必然相争!

    赤潮也没有和他废话,口中一吐,一条金风龙飞了出来,对着关镇山就轰了过去。

    关镇山一愣,想不到这道友是走法术路线的!他随即抽出一把长刀,一刀就将金风龙给劈碎了!

    关镇山笑道:“此刀是我的法宝虎魄,用我前辈族叔的一颗牙齿炼成,威力不凡,还请道友小心了!”

    赤潮冷冷的看着他,终于说出一句话:“你是我见过的,话最多的老虎!”

    说完,赤潮展开风火翼,双翅一扇,一条金风龙,一条火焰龙就被扇了出来,对着关镇山就飞了过去。

    赤潮是一只聪明的老虎,也肯开动脑筋钻研法术。这火焰龙是他借助风火翼的力量,模拟金风龙法术而开发出来的火焰龙,加上风火翼的加持,一风一火威力相当不错。

    双龙来势汹汹,关镇山紧握虎魄,对着双龙就劈了过去。一座宏伟奇雄大山虚影在他的身后隐现,伴随着一声虎啸,虎魄斩出一道刀气,一下就将双龙给击破。

    虎啸山林,刀镇五岳!

    岳神山成道之前,山中曾有一只巨虎游荡。岳神甚是喜欢此虎,不惜耗费法力点拨此虎。等到岳神成道飞升,这巨虎也得到岳神的遗馈。

    岳神给了这老虎传承,和一般的妖族比起来,岳神山虎族关家有着非常完备的传承,实力也冠绝岳州众妖族。

    只是岳神的传承厚重有余而凌厉不足,对于虎类而言差点意思。不过这虎族还算上进,在这么多年的改进下,虎妖一族开发本身能力配合传承,倒是有模有样的。

    刚刚关镇山的那一招就是‘山倾·虎啸’,以虎啸山林,山倾如雷的气势斩出一刀。

    一刀既出,赤潮的双龙随即被破。也预示着关镇山的攻击开始了。

    关镇山虎吼一声,猛地朝着赤潮冲来,猛虎奔袭势不可挡!

    赤潮丝毫不惧,直接吐出一口金雾。

    金雾弥漫出去,关镇山冲入雾中,他本以为是遮人眼目的迷雾,去想不到这金雾粘在身上竟然有蚁噬之痛!

    好在他身上的将军明光铠也不是凡物,虽然不是法宝,但也是不差的法器盔甲。他默不作声的从雾中冲了过去,虎魄对着赤潮就斩了下去!

    尽管他的身上还沾染着金雾,但是关镇山丝毫不惧,只要将敌人打败,这法术自然就消散了!

    他这刀是又快又急,关镇山有八成把握一刀击败赤潮。毕竟他的虎魄可是一件厉害的法宝!

    忽然之间,赤潮冒出一阵珠光,一件轻薄的锦帕从他身体飞出,一下就挡住了关镇山这一刀。

    虎魄重重的砍在锦帕之上,这锦帕只是稍微凹陷一点,却根本没有被破。

    赤潮裂嘴一笑,似乎是在嘲笑这老虎的年轻。

    如果此时甩出重月斧,这老虎将避无可避,逃无可逃。不死也要半残。关键是现在不是没有重月斧嘛。

    于是赤潮对着关镇山又是吐出两条龙。

    风火龙将关镇山卷走,重重的击打在地上。地面被打出一个大坑,关镇山就这样躺在大坑中。

    赤潮冷冷的看着关镇山,说:“现在如何?还能说出话吗?”

    关镇山从坑底站了起来,他身上的将军明光铠有火烧的痕迹,毛发也变得散乱。气息倒还平整。他笑了一下说:“道友还有防御法宝,只是可惜的是,如果道友攻击再凌厉一些,我就要败了。”

    赤潮无语的看着他,自己不是没有攻击,而是那攻击你吃不消!

    不过赤潮是个孤傲的孩子,他也不屑于跟他解释那么多。

    关镇山再次飞起来,这个时候,他猛然看见了周围有人围观!

    当然有人围观,除了张英在看戏,还有黄家的一大家子,就差搬个板凳叫好了!

    关镇山忽然被其中的一个狐狸精吸引住了。他马上露出欣赏之色。果然真妖比画上的还好看!

    当初在岳神山,老母亲拿出一堆画册要给他选妻的时候,他一眼就相中了这个狐狸精。

    文静、漂亮,还有那一抹淡淡的哀愁,这一切无一不击中他那颗猛虎心。他以后的伴侣就应该是这样,美得像幅画,静的像支花。

    这只狐狸精就是黄三妹,此时的她也出来凑热闹。黄家人以为有外人滋事,于是筑基大妖都出来镇场子,只是没有想到是两只虎妖的切磋。于是就变成在一边看热闹。

    看见一边的美人,这关镇山也意气风发起来,他大声的说:“赤潮兄,有佳人观战,我可要使出真水平了,不能让佳人给看扁了!”

    他的话音落下,身上气势一变。一头斑斓猛虎的虚影出现在长刀虎魄上,一座巍峨高山的虚影出现在背后。

    “赤潮兄。小心了!”他大吼一声,身形随之消失,却是化成一道刀影出现在赤潮的背后,然后就是一刀砍了下去。

    赤潮心中一动,他明明知道自己有防御法宝的……

    随后张英的声音在心底出现:“小心!嗑药!”

    赤潮想也没有想,嘴里的二转石化丹直接吞下去。

    此时的虎魄一刀劈开珠光锦云罩,然后去势不减的劈向赤潮的虎背。

    而就在这个时候,赤潮的皮毛忽然变成青玉一样的颜色,‘当’的一下挡住了这一刀!

    关镇山虎眼一瞪,怎么还有防御法术?

    二转石化丹,不仅仅防御大增,还从普通的青石皮变成了防御更高的青玉皮。只是赤潮没有带出符箓(因为没有地方放),不然符箓就上了!

    “不打了!不打了!打不动!打不动!”关镇山收起虎魄大喊,直接认输。

    赤潮说:“怎么不打了?你不是能破开我的防御法宝吗?”

    关镇山笑道:“破开你的法宝是我另外一件法宝的威能,又不是生死相搏,何苦来哉。赤潮兄实力非同一般,我认输了。”

    这虎妖也是洒脱,他其实还有一件法宝叫虎牙锥,专门破各种防御法宝,防御法术。这是用他族叔的另一颗牙齿炼成的。有了这法宝的相助,很多防御法术和法宝就挡不住他的虎魄一刀。

    不过石化丹是将皮毛转成石头,改变之后的皮毛靠的是石头本身的防御,这不属于法术带来的防御,倒是不怕虎牙锥。只不过这种防御在虎魄刀面前又有点不够看了。

    但是再打下去也就是拼个两败俱伤,这是毫无意义的。关镇山干脆开口认输,输也输得洒脱。

    此时的赤潮就宛如有一口老痰憋在喉咙,吐也吐不出,吞也吞不下。明明是他赢了,怎么就感觉输了一样!?

    认输之后,关镇山赶紧整理一下仪容,然后朝着黄家一家子飞去过。他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然后迎着黄三妹说道:“想必这位就是黄家妹子,我是关镇山。第一次见面有礼了。”

    此时的黄三妹看见老虎精飞了过来,也不知怎么的心中如小鹿乱撞,一时之间手足无措眼神乱飞。

    这老虎精长得高大帅气,身手不凡,而且温文有礼。看来家里找的,也不一定是坏的……黄三妹心中想到,总算是平静了一下心灵,她含羞带怯的对关镇山盈盈一拜,说:“妾身黄香君,见过关大哥。”

    死了死了!关镇山被这狐狸精一叫,魂灵都轻了二两。他裂嘴一笑,慌忙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盒子说:“第一次见面,这是给你的礼物。”

    黄三妹害羞接过,一虎一狐眉目传情。

    远处的张英对这种狗粮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还有点想笑。他抱住有点丧气的赤潮,问道:“以你的眼光看,那狐狸精好看吗?”

    赤潮抬头看了一眼黄三妹,有点不屑的说:“身如漂萍柳似腰,这样的女子除了一股子狐媚子气,只有那种傻老虎才喜欢。”

    张英细品了一下,原来以赤潮的眼光看,这狐狸精也算是漂亮的,但是不是他的菜罢了。

    妖精的眼光人类不能知,张英怎么看都看不出狐狸精的美。

    他转头问赤潮,说:“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像小小穆那样的?”

    赤潮很认真的想了想,说:“小小穆其实也还行,就是身材太娇小了,这样别人会以为我喜欢小孩子的,这可不行!”

    张英听得牙痛,要是这话让小小穆听见了,她会追着你咬一天!

    “所以,你还是喜欢小小穆呗!”张英鄙视的说。

    赤潮迟疑的点点头,真老虎从不说谎!

    这个时候,那边的见面会也结束了,黄家人带着黄三妹离开。两个第一次见面的情侣此时宛如热恋之中的情侣一样,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的被家人带走。

    关镇山傻笑一阵,然后飞到赤潮身边说:“赤潮兄,不打不相识!不如我们去喝一杯吧!”

    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或者大虎带小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