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文学 > 苏皖民间禁忌杂谈 > 第五百一十二章 真龙为首
    第五百一十二章 真龙为首   

    京都凤凰山,夏白柚的坟前。

    

    孤零零的小土包杂草丛生,没有墓碑。

    

    每年的九月和十二月,灵溪都会抽空前来拜祭。

    

    一个是夏白柚的忌日,而另一个,是她成为昆仑亲传弟子的拜师日。

    

    自五年前入世京都,不管有多忙,灵溪从未错过这重要的两天。

    

    每次过来,拎两个柚子。

    

    是白柚师叔的意思,也是星阑师叔特意交代的。

    

    此刻,她手捏燃香蹲在坟前,轻声细语的说着什么。

    

    不远处,裴川躬身除草,动作轻柔。

    

    唐静月眼眸湿润,面露恍惚。

    

    她记得,一直都记得,很多年前的这一天,她多了一个小师妹。

    

    师傅领着她上山,为她介绍上面的师兄师姐。

    

    她一一施礼,乖巧可人。

    

    明明是锦衣玉食的京都夏家小公主,却放的下架子,受得了苦,在昆仑山上为他们端茶倒水。

    

    恩,这臭主意是星阑师弟出的。

    

    说什么谁最晚入门,谁就要负责打杂三年。

    

    正因如此,从小锦衣玉食的夏白柚在昆仑当了三年“杂役弟子”。

    

    一边修行,一边为他们这群师兄师姐“鞍前马后”。

    

    准确来说,欺负夏白柚的从头到尾只有苏星阑一人。

    

    打大师兄季玄清开始,到二师兄杜奇瑞,再到唐静月,根本没人舍得欺负天性善良的小师妹。

    

    唯独苏星阑,蔫坏蔫坏的,整天吩咐夏白柚干这干那。

    

    铺床,晒被子,刷鞋,泡茶。

    

    说好的三年,不知从何时起变成了习惯。

    

    她照顾他的生活起居,无微不至。

    

    他一反常态,对她言听计从。

    

    或许是冥冥中的宿命牵连,将两人牢牢捆绑在一起。

    

    他喜欢她。

    

    她也喜欢他。

    

    若没有十年前的屈长安算计,这对本该幸福美满的金童玉女哪会走到今天天人永隔的地步?

    

    唐静月心怀怨气,恨上天不公。

    

    可她知道,这世间本就没公平可言。

    

    天道之下,芸芸众生,谁也逃不脱身死道消的结局。

    

    无非是早晚罢了。

    

    “回去吧,好像要下雨了。”

    

    待燃香烧尽,灵溪缓慢起身。

    

    坟墓的正前方,屈长安的尸体被苏星阑以铜水浇灌,永远跪在夏白柚的坟前。

    

    那个被心魔操-控神智的疯男人,忘记了前尘往事,忘掉了所有人。

    

    单单记得将罪魁祸首的尸体从苗疆带回来,只为给心爱女子一个完整交代。

    

    “轰隆。”

    

    乌云层下滚冬雷,山间小路,六道身影陆续浮现。

    

    坐在岩石上剥糖果的道火儿目光一凝,不动声色道:“守道者”。

    

    唐静月紧张道:“几人?”

    

    小丫头武力十七层的修为当即爆发,以极快的速度守在灵溪身前道:“六个老不死。”

    

    “咚。”

    

    沉闷的声响在山脚袭来,凤凰山地动山摇。

    

    不等灵溪问话,一根黑漆漆的阴木拐杖从天而降。

    

    与此同时,佟瞎子飘然而至。

    

    余下五人紧随其后,气息冰冷。

    

    道火儿轻蔑道:“一个星期前,你五人联手围攻我,半分好处没捞着。

    怎么,今日又来自取其辱?”

    

    睡老怪几人不吭声,低眉顺目。

    

    佟瞎子开口道:“道火儿,你的真实身份老夫已查明。

    你乃道门老祖留下的一缕神魂所衍,本为道门抵御外敌的最强底牌。”

    

    “灵体修为十七层,融合本命神牌后可将修为强行提升至武力十八层大圆满。”

    

    “看似举世无敌,可实际上,十八层的状态下你只有一次出手机会。”

    

    “一击之后,你将被彻底打回原形。”

    

    “运气好,勉强维持灵体不灭。”

    

    “运气差的话,呵,就此灰飞烟灭。”

    

    “我没说错吧?”

    

    佟瞎子冷冷笑道:“同属六脉之一,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挠守道者办事,居心何在?”

    

    道火儿面不改色道:“我和蒋岳中一样,早就叛出道门。

    所以别拿山门底蕴来压我,我不吃这一套。”

    

    佟瞎子伸手,紧握阴木拐杖道:“灵溪与妖魔勾结,这是不争的事实。”

    

    “你是否叛出道门,大家心里一清二楚。”

    

    “照你的说法,这件事道门也曾参与其中。”

    

    道火儿怒道:“我是我,道门是道门,再无瓜葛。”

    

    佟瞎子向前跨出一步道:“身为华夏执法者,我有权带灵溪回去接受盘问。

    此事,是经过昆仑掌教季玄清同意的。”

    

    “你,不能拦,亦没资格插手。”

    

    “看在太虚子老实交代你底细的份上,我愿意相信道门是清白的。”

    

    “可你若冥顽不灵,欺人太甚,就休怪老夫牵扯道门。”

    

    最后一句话说完,佟瞎子厉声长喝道:“动手。”

    

    道火儿半步不退,火光冲天。

    

    本命神牌悬浮头顶,一寸寸融入身躯道:“我答应过易购,只要有我在,不许任何人伤害灵溪。”

    

    “你说的没错,武力十八层的巅峰状态,我只能施展一招。”

    

    “但这一招,足以将你们六人葬于凤凰山底。”

    

    佟瞎子义正言辞道:“为华夏而死,我等死而无憾。”

    

    “哗。”

    

    恐怖威压笼罩凤凰山顶,道火儿凄婉转身道:“溪溪,等小易子回来,你一定要帮我告诉他,我没有食言哦。”

    

    “以后,恩,估计用不着去道门给我送糖果啦。”

    

    “他是我唯一的朋友。”

    

    “唯一拉过钩的朋友。”

    

    道火儿视死如归,打算以命搏命换灵溪安全。

    

    但后者显然不会让她这么做。

    

    身怀真龙命格的绝美少女拉住道火儿,笑着摇头道:“那些话,你自己跟他说。”

    

    “没事,走一趟就走一趟呗。”

    

    “知道了真相又如何?”

    

    “星阑师叔说了,规矩是用来约束弱者的。”

    

    “我的男人,嘻,他说自己是华夏第二呢。”

    

    道火儿倔强道:“不行,万一你有个好歹,我这辈子没脸见易购。”

    

    灵溪秘术传音道:“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真龙开眼,屠戮苍生。”

    

    “九尾摄魂夺魄。”

    

    “饕鬄吞饮山河。”

    

    “小火儿,天下命格三十六,尊真龙为首。”

    

    “外界只知真龙命格者独占两斗气运,却无人知晓屠戮苍生为何意。”

    

    “你,知道吗?”

    

    她笑意盈盈的走出,径直下山。

    

    道火儿松开掌心的糖纸,自问自答道:“命格本相护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