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家文学 > 苏皖民间禁忌杂谈 > 第五百一十四章 陵园老人
    第五百一十四章 陵园老人   

    京都北郊,天寿陵园。

    

    早些年,陈家老太爷还活着的时候,曾花重金在此购买了陵园一角,做为陈家族人死后安葬之地。

    

    墓区风景宜人,有山有水,有专人打理。

    

    陈玄君很少来这,最多一年两次。

    

    一次是清明节,一次是亡母忌日。

    

    像今天这般孤身一人前来,是绝无仅有的。

    

    此刻,他蹲在墓碑前笑容洋溢的缓慢诉说。

    

    说的是儿时趣事,他与几位兄长打架。

    

    眼眶泛红,嗓音轻柔。

    

    “妈,儿子真的很想您。”

    

    “想您做的桂花糕,想您亲手为我纳的千层底老布鞋。”

    

    “您板起脸训斥我的样子。”

    

    “您坐在葡萄架下乘凉。”

    

    在外人眼中不苟言笑的陈四爷伸手抚摸墓碑上的照片,目露追忆。

    

    半晌,他返身坐回台阶,从口袋摸出小瓶白酒。

    

    一人独饮,感慨万千。

    

    不远处,一位穿着旧款纽扣棉袄的白发老头正在清扫地上堆积的落叶。

    

    躬身,低头,一丝不苟。

    

    扫把摩擦地面,唰唰作响,节奏分明。

    

    他长的很老,起码有八十几岁。

    

    皮肤松垮垂拉,眼窝凹陷干瘪。

    

    满脸的老人斑,动作极为缓慢。

    

    陈玄君看到了他,懒散的身躯下意识挺的笔直,眼底有恭敬掠过。

    

    “眼眸无光,心神无力,玄君,你怕了。”

    

    半个小时后,扫地老头站在陈玄君身前。

    

    他双手拄着扫把,语气深沉道:“一点小挫折便让你生出退却之心,如此脆弱不堪,竟妄想成为华夏之主,岂不可笑?”

    

    陈玄君摇头道:“义父,我从来不怕无关痛痒的小风浪。

    怕就浪涛惊天,粉身碎骨而不自知。”

    

    扫地老头玩味道:“比如呢?”

    

    陈玄君回道:“蒋岳中带着红鱼叛出陈家,龙鱼命格鸡飞蛋打。”

    

    “气运吞不到,还因此坏了我安插在昆仑十几年的卧底。”

    

    “甚至连我呕心沥血苦苦积累的九朵气运红莲,都差点被老神棍移花接木。”

    

    “用人方面,我败的一塌糊涂。”

    

    扫地老头附和道:“识人不清,确实怪不了旁人。”

    

    陈玄君惨笑道:“方玟萱原本是我用来掣肘昆仑的明面棋子,为了向紫薇借势,我白白送出。”

    

    老头横放扫把,盘坐陈玄君对面道:“有舍亦有得,这笔交易你并没有吃亏。”

    

    “方玟萱命中气运被你吞噬的七七八八,可有可无。”

    

    “与其冠冕堂皇的说拿她对付昆仑,不如说你心存私心,舍不得放她走。”

    

    “到底没尝过那个女人的绝妙滋味,你心有不甘罢了。”

    

    陈玄君张大嘴巴,似无言辩驳。

    

    老头兴致盎然道:“继续。”

    

    邪蟒化蛟成功的陈家男人默默说道:“以剑气重创灵溪,逼她出走京都,联手三脉势力对她进行半路截杀。”

    

    “此计,我占尽天时地利人和,间接引出灵溪身怀真龙命格的事实真相。”

    

    “若能成功,水到渠成的半斗气运呐。”

    

    “可……”   

    陈玄君鼻息加重,戾气徒增道:“道门无故反水,不知从哪蹦出个神秘女孩。”

    

    “七八岁的年纪,修为高到离谱。”

    

    “魔剑殿的两个老家伙命丧黄泉,岐门的疯婆子修为尽废。”

    

    “运宗长老重伤逃遁,勉强捡回一条生路。”

    

    “佛门的慈心与慈云,呵,恨不能死。”

    

    “义父,要说不甘,这才是我最不甘心的地方啊。”

    

    “我明明可以成功,明明可以的。”

    

    他低声嘶吼,神色狰狞。

    

    扫地老头宽慰道:“这件事,天意弄人。”

    

    “别说你无法接受损失三员大将的结果,就是我,也不敢相信你会失败。”

    

    “正如你所言,天时地利人和,你统统占到。”

    

    “唯一缺少的……”   

    老头竖起右手食指,指向天空道:“缺了一缕好运。”

    

    陈玄君气势低落道:“佛门,运宗,要我给出交代。”

    

    “而我本身能动用的棋子已然不多。”

    

    “义父,我今日前来只求您给孩儿指条明路。”

    

    “下一步,我该怎么走,从哪走?”

    

    老头慢吞吞的从口袋摸出香烟叼在嘴里,侧身点着道:“明年三月,是灵溪的红鸾劫。”

    

    “女相男命,八字为阳,运冲九霄。”

    

    “八字为阳,可借外物压制。”

    

    “然而真龙命格压不住。”

    

    “一旦红鸾星出,引动龙阳外泄,她必死无疑。”

    

    陈玄君茫然道:“我能做什么?”

    

    老头嘿嘿低笑道:“找苏宁,想尽一切办法拖住他,别让他和灵溪碰面。”

    

    “真龙为阳,真凰属阴。”

    

    “灵溪要想顺利渡劫,必须与身怀真凰命格的苏宁圆房,借此阴阳调和。”

    

    陈玄君眉头紧皱道:“真凰涅槃浴火重生,自上一次真凰星发生异变,苏宁去了昆仑山就没下来,您叫我如何寻找拖延?”

    

    老头吞云吐雾道:“所以,你得耍点手段嘛。”

    

    “桃山村,姓苏的多呀,随便抓几个过来。”

    

    “待灵溪红鸾劫降临的当天,拿苏家人的性命要挟苏宁前来商谈。”

    

    “这小子重情重义,绝不会眼睁睁看着家人因他而死。”

    

    陈玄君小口喝酒,忍不住咂嘴道:“蒋岳中说桃山村是龙潭虎穴,万万不可踏入。”

    

    “年初那会,我暗中派出去不少探子,包括一位武力十层,一个都没回来。”

    

    “显然,昆仑安排了高手保护苏家人。”

    

    老头乐呵呵道:“今日不同往日,我叫你去,放心大胆的去。”

    

    “那个曾经坐镇桃山村的高手自身难保,现如今的桃山村,不过蹲着六个行将就木的昆仑半死人。”

    

    “知道什么是半死人吗?”

    

    “此生无望突破,大限将至。

    整个人躺进棺材奄奄一息,就差最后的咽气闭眼。”

    

    “这样的六个废物,你搞不定?”

    

    陈玄君一扫先前沮丧悲凉之色,兴奋握拳道:“我马上安排。”

    

    扫地老头制止道:“别急,我这还有第二计。”

    

    “紫薇的丫头瞧不上你,不愿幕后辅佐,可她偏偏想要完整的长生图。”

    

    “这东西我研究了好几年,实在瞧不出有啥名堂。”

    

    “她喜欢,给她好了。”

    

    陈玄君错愕道:“长生图碎片一旦交出,澹台锦瑟哪会心甘情愿的被我借势?”

    

    老头轻弹烟灰,高深莫测道:“她心不甘情不愿,你就想办法让她心甘情愿。”

    

    “女人,尤其是洁身自好身居高位的女人,得到了她的人,还怕得不到她那颗犹豫不决的心?”

    

    “我在长生图上动了点手脚,武力十七层以下,绝对没人能看透其中破绽。”

    

    “只要那丫头敢尝试修习,嘿,早晚爬上你的床为你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