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韫凉嘴角勾起,拿着契约,慢悠悠的跟在她身后。

    打开冰箱,单一茜挑拣出几样菜肉。

    周韫凉瞥了眼,嘴角笑意更深。

    “不错,都是我喜欢吃的。”

    单一茜一愣,再去看,还真的是。

    她竟然下意识的选择了他喜好口味的东西。

    抿着唇,她眉头簇的很紧。

    周韫凉见她不动手,刚要说话,只听手机响起。

    是他的手机。

    走去客厅,他拿起手机看了眼,接起。

    “喂,奶奶。”

    “哎哟,我的乖孙儿,你在哪儿呢?”

    “公司。”

    周韫凉随口说道,“怎么了?

    奶奶。”

    “还没吃饭吧?”

    看了眼厨房,周韫凉说,“哦,还没。”

    “太好了!回来吃饭!”

    老太太的语气。

    周韫凉从一开始就听出来了,很好,是那种很奇怪的好。

    这是有什么高兴事吗?

    让老太太这么压制不住的?

    “奶奶,我还有事情要忙,要不明晚回去?”

    今天单一茜在这里,又在给他做饭,他实在不想离开,就跟老太太打商量。

    可是老太太上来脾气,那是哄不好的。

    “不行!我说让你回来吃饭,你就赶紧回来!我要生气了!乖孙儿,我等你!你不回来,奶奶就不吃饭!”

    说完,老太太那边就挂断了。

    周韫凉叹口气,捏了捏眉心。

    厨房里,单一茜刚把菜肉切好。

    周韫凉走过来,从身后把她圈抱进怀里,拿走了她手里的菜刀。

    “老太太叫我回家吃饭,今晚别忙了。”

    单一茜倒是乐的高兴。

    周韫凉亲亲她的耳朵,又说,“不然,你跟我一起回去?”

    “我不去!”

    她说的太快,语气也冷硬。

    感觉到身后抱着自己的人身体瞬间僵硬了,单一茜舔了下唇,试着软了口气,“老夫人不喜欢我,你知道的。

    既然叫你回家吃饭,就是想高高兴兴的,我去了,老夫人会不高兴。”

    她说的对。

    但是,周韫凉心里依旧不爽。

    “回来我要看见你在这里。”

    “……”    “懂?”

    “嗯。”

    “从今天起,你就住这里,明天去把东西搬过来。

    这里离你上班的地方不远,来回方便。”

    “……”    “听见没?”

    “……嗯。”

    还没到客厅就听到一阵欢声笑语,其中,一道声音夹杂其中,很熟悉。

    “韫凉!”

    贺茵茵第一个发现周韫凉,马上站起身迎上来。

    几步就来到周韫凉面前,她微笑着,伸手拉住周韫凉的手臂。

    周韫凉凝着她,神色有丝柔和,“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

    “怎么没提前说?”

    “我……”    “茵茵丫头还不是要给你一个惊喜。”

    沙发那边,老太太代替贺茵茵出声道。

    贺茵茵羞涩一笑,转回头看着老太太,“奶奶,没有啦,是我想您了。”

    “老太太有什么好想的,你想阿凉才对。”

    被老太太说的,贺茵茵脸色更红。

    女孩面颊如胭脂,很好看。

    周韫凉心道,要不说奶奶电话里语气那么高兴,原来是把贺茵茵给找回来了。

    他才带了单一茜回来,奶奶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出手了。

    “乖孙儿,你高兴吗?”

    老太太问道,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周韫凉看。

    好像他不说出让她满意的答案就不行似的。

    周韫凉只能说,“高兴,奶奶高兴就好。”

    贺茵茵低垂眸子,没有忽略周韫凉语气里的敷衍。

    不过没关系,她有的是时间,有的是耐心。

    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等到他。

    别的不说,周老太太的支持就是最重要的。

    “好了,阿凉回来了,咱们就别在这里说话了,开饭吧。”

    老太太一声令下,众人移步餐厅。

    李心如特意拉着周誉在后面,出声问道:“妈怎么突然把贺茵茵给找回来了?”

    周誉说,“我也不知道。

    一开始没听妈说过。”

    “阿誉,妈最近没说让我们搬出去的事了吧?”

    “没,你别多想了。”

    周誉拍拍李心如的手背。

    李心如点点头,心里却还是没底。

    看样子,老太太很喜欢贺茵茵,十有八成是要促成她和周韫凉。

    单一茜那边,看来是没戏了。

    贺茵茵一看就是个有心计的,自己还是应该跟她搞好关系。

    一旦贺茵茵嫁入周家,要是和老太太联合起来,那她可没有好果子吃了。

    她自己倒是没什么,最重要的是要为周跃打算。

    丈夫那边,又是怕老太太又是忌惮周韫凉,实在是指不上。

    别人都羡慕嫁入豪门,却不知道嫁入豪门也有嫁入豪门的无奈,真是步步惊心,如履薄冰,稍不留神,就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餐厅。

    老太太把贺茵茵安排在身边坐,一边是周韫凉,一边是贺茵茵。

    “奶奶,我还是坐到那边去吧。”

    “不行,茵茵丫头,你就坐在奶奶身边,奶奶看见你高兴。”

    贺茵茵下意识的去看周韫凉,见他对自己点头,心里一喜,也就坐下来。

    “茵茵丫头,你看看,我特意让阿锦给你做的,都是你爱吃的。

    你这总在国外的,肯定想吃咱们这边的菜吧。”

    “可不是,外面的中餐馆也很多,可到底也不地道。”

    “那快点,尝尝,看看合不合胃口。”

    “好,谢谢奶奶。”

    一顿晚饭,都是老太太在和贺茵茵,周韫凉说话。

    周誉、李心如和周跃再次沦为背影和陪衬。

    一顿饭下来,李心如的脸堪比锅底。

    让周跃回房间去写作业,李心如看老太太有周韫凉和贺茵茵就足够了,把周誉叫回他们的卧室。

    门一关上,周誉就蹙眉说道:“你怎么回事?

    我们这样上来,妈肯定不高兴。”

    “不高兴?”

    李心如冷笑,“妈现在眼里只有韫凉和贺茵茵,哪有我们的位置?”

    周誉张张嘴,想说什么,奈何妻子说的都是事实。

    最后,他也只能说,“那也不像话。”

    “不像话?

    那我问问你,要怎么才是像话?

    妈一晚上连正眼都不看我们,不看我们就算了,跃跃呢?

    跃跃是无辜的。

    凭什么要这样对跃跃?

    他才多大啊。”

    “……”    “阿誉,我真的受不了了!我到底要怎么做啊?

    我已经快要把心都掏出来给妈了!为什么妈还是要这样?

    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凭什么要这样对我!”